>

表演中我追求,生如夏花

- 编辑:葡萄游戏厅下载 -

表演中我追求,生如夏花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原标题:朱丽叶·比诺什演绎“生如夏花”

9月5日,法国影星朱丽叶?比诺什在深圳的媒体发布会上 主办方供图

朱丽叶·比诺什在京受访 凌风 摄

昨晚,朱丽叶·比诺什出演的音乐戏剧《生如夏花——致香颂女王芭芭拉》在沪上演。(上海大剧院供图)

  提到朱丽叶·比诺什,你会想到《布拉格之恋》里的少女妮娜,会想到《新桥恋人》中的画家米歇尔,也会想到《英国病人》中的护士汉娜和《浓情巧克力》中的甜点师薇安。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朱丽叶·比诺什的名字就与银幕紧紧相连,人称“法兰西玫瑰”的她至今已参演过60多部电影,也是影史上第一位拿到欧洲三大电影节影后大满贯的传奇演员,然而这一次,朱丽叶·比诺什并不是带着电影来到中国的。昨晚,作为国家大剧院2018国际戏剧季的参演剧目,朱丽叶·比诺什的舞台作品《生如夏花》于戏剧场浪漫上演。在钢琴家文森特·勒德姆的琴声中,朱丽叶·比诺什或诵或唱,或翩然起舞,一段段台词与歌词如梦低吟,身着黑色衣衫的她宛若芭芭拉重生。这场一个半小时的独角戏,是朱丽叶·比诺什献给著名法国香颂歌手芭芭拉的虔诚致敬。

深圳9月6日电 作为深圳第二届嬉习喜戏艺术节的开幕大戏之一,由法国知名影星朱丽叶·比诺什主演的音乐戏剧《生如夏花》将于9月6日在深圳上演。

北京9月8日电 朱丽叶·比诺什,影史上第一位拿到欧洲三大电影节影后大满贯的传奇,这位法国“国宝级”演员8日在北京受访,谈及表演,她直言,“我追求的是由内而外的表达,摒弃技巧,放弃证明,就像中国的老子说的,一种‘无为’之境。”

日前,法国女星朱丽叶·比诺什与中国导演贾樟柯在沪展开艺术对谈。在回答观众提问时,从影近40年、塑造过无数动人女性形象的比诺什以诚恳的讲述,博得现场观众的掌声。本报记者叶辰亮摄

“香颂”是法语“chanson”的音译,原意是歌曲,用来泛称浪漫甜美、回味无穷的法国世俗歌曲和流行歌曲。尽管香颂的历史十分久远,内容也五花八门,但现在人们提及这个词汇,更多的还是指那些在酒吧或咖啡馆中传唱的复古情歌和爵士乐曲,著名的《玫瑰人生》就是典型的香颂作品,而收获了朱丽叶·比诺什至高敬意的芭芭拉,则是上世纪法国最具影响力的香颂歌手之一。芭芭拉的舞台形象独树一帜,她的脸颊消瘦又鲜明,身材高挑,穿一袭标志性的黑色长裙,吟唱的旋律总是哀婉而忧郁,现场表演时,芭芭拉尤其热爱和观众近距离互动。2017年,芭芭拉逝世二十年,法国掀起了一阵致敬的浪潮,巴黎爱乐音乐厅推出了摄影展和系列音乐会,以芭芭拉的自传《曾有一架黑色的钢琴》和歌曲为基础的《生如夏花》就在此时应运而生。

成名于法国导演安德烈·泰希内执导的电影《情陷夜巴黎》,朱丽叶·比诺什在由菲利普·考夫曼执导的英语电影《布拉格之恋》中的出色表演开启了她的国际生涯。今天,她已经是一位国际知名的女演员,坐拥无数奖项,主演的经典电影有《蓝白红三部曲之蓝》《英国病人》《浓情巧克力》《新桥恋人》《锡尔斯玛利亚》《夏日时光》,也出演了《巴黎我爱你》《哥斯拉》等大家耳熟能详的影片。

自出道以来,比诺什与诸如戈达尔、杜瓦隆、基耶斯洛夫斯基等众多导演合作,演绎了近60多部电影,凭借自己独特的气质俘获了众多观众的心。朱丽叶·比诺什将于9日携舞台作品《生如夏花——朱丽叶·比诺什致敬香颂女王芭芭拉》登台国家大剧院,8日,这位被誉为“法兰西玫瑰”的明星在北京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理想的女性从未存在,而真实的女性永生。”日前,法国女星朱丽叶·比诺什与中国导演贾樟柯在沪展开艺术对谈。在回答观众提问时,从影近40年、塑造过无数动人女性形象的比诺什以诚恳的讲述,博得现场观众的掌声。“每个女性的生命中都会有阳光,也有阴霾。只有真实的女性才是理想女性,否则那只是一种构造、一种想象。”

《生如夏花》讲述了芭芭拉一生的传奇经历。童年时期,出生于巴黎犹太人家庭的芭芭拉始终在二战的动乱里东躲西藏,战争结束后,芭芭拉在邻居家一位音乐教授的帮助下走上了音乐之路。芭芭拉最初在巴黎的餐馆和小俱乐部里演唱,直到1961年在蒙帕纳斯的巴迪欧音乐厅登台时,芭芭拉才真正有所突破。后来,她借着法国奥运会的时机与一张名为《芭芭拉歌唱芭芭拉》的专辑大获成功。在查尔斯学院唱片大奖的颁奖典礼上,特立独行的芭芭拉把奖状撕成几片,给她的技术人员一人一片以示感谢。此后,芭芭拉还在电影、戏剧方面有所尝试,并投入到抗击艾滋病的活动中。1997年,芭芭拉在巴黎病逝,一代香颂女王的人生就此落幕。

图片 49月5日,法国影星朱丽叶·比诺什在深圳的媒体发布会上 主办方供图

提及表演,这位获奖无数的国际巨星坦言自己追求的是一种“无为”之境,“表演是要和自己的内心真实经历过的事情进行连接,从这里去抓取养分的资源去表现给观众。我认为不能依靠外界的表演技巧,你们知道作为演员,很多人告诉你你要表现的更有力一点,更有意愿一点,让观众看到你真的很会演。而我则努力学会把技巧都忘掉,从内心真的寻找。这在中文就是老子的‘无为’二字。”

电影 《新桥恋人》《英国病人》《浓情巧克力》等都是朱丽叶·比诺什的代表作,近年来,比诺什坚持在电影之外进行更多的艺术探索。她举办个人画展,出版个人诗集和画册,走上伦敦和纽约的戏剧舞台,甚至在 “零舞蹈基础”的情况下尝试出演阿库·汉姆的舞剧。昨晚,多才多艺的比诺什,与毕业于巴黎高等音乐学院的钢琴家文森特·勒德姆一起,在舞台上诉说、弹奏、吟唱法国香颂女王芭芭拉的心路历程。比诺什说:“在舞台和电影上的不同游走,让自己的灵魂更加丰富。”

快访

比诺什不仅是一个成功的电影演员,还活跃在戏剧舞台。2017年,法国香颂女王芭芭拉逝世20周年之际,比诺什为表达她对芭芭拉的的敬意,特别策划了音乐戏剧《生如夏花》的演出,并在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上演出。2018年,她带着这个作品时隔9年后,再度登上中国的舞台。作为本次中国巡演华南地区唯一一站,9月5日,在深圳南山文体中心大剧院,应主朱丽叶·比诺什和大家分享了关于这次演出、关于她对舞台的热爱,以及她对芭芭拉特殊的情感表达。

在即将上演的音乐戏剧《生如夏花》中,朱丽叶·比诺什将带着对舞台的热爱以及对香颂歌手芭芭拉的缅怀与敬意,将这位传奇歌者的一生通过音乐、表演的形式呈现给观众。

和观众一起创造“此时此刻”的神圣

朱丽叶·比诺什:挑战自己的“禁区”

据介绍,Barbara芭芭拉(1930-1997),是法国上世纪最有影响力的传奇创作歌手之一,芭芭拉与雅克·布雷尔(Jacques Brel)、乔治·布拉森斯(Georges Brassens)一起被称为“法国香颂3B”。

作为法国上世纪最有影响力的传奇创作歌手之一,她特立独行,追求不受拘束的表演风格,尤其热爱和观众近距离互动的现场表演。2017年是芭芭拉逝世二十周年,法国掀起了一波致敬的浪潮,这部音乐戏剧《生如夏花》也在此时应运而生。

对谈现场,贾樟柯说,在北京电影学院第一次看比诺什的表演就被迷住了。“《新桥恋人》中的她在烟花里奔跑,《红白蓝三部曲之蓝》中的她不停地磨着手指……这一幕幕令人难以忘怀。她一直用心带给观众情感细腻的人物。”

演出前一天下午,朱丽叶·比诺什现身国家大剧院,带着《生如夏花》这部作品首先与媒体见面。开票之后,《生如夏花》很快售罄,几乎所有的观众都是奔着朱丽叶·比诺什而来。步入演艺圈三十多年,朱丽叶·比诺什作品众多,与戈达尔、杜瓦隆、基耶斯洛夫斯基等大导都有合作,又手握各类极具分量的国际影坛大奖,在太多人眼中,她功成名就,早已是站在电影演员金字塔尖的那批佼佼者,但朱丽叶·比诺什并未止步。在银幕和镜头搭建起的光影世界之外,在《生如夏花》之前,她有着许多其他的尝试。

香颂是法语为创作语言的通俗歌曲,它的创作是依据法语的节奏,而不是英语的节奏,因此被认为特别“法国”。香颂的歌词也特别讲究韵味和意境。芭芭拉的作品歌词贴近生活又不失美感,旋律美妙动人。

该剧以芭芭拉的自传《曾有一架黑色的钢琴》和她的歌曲为基础,两位主演将在舞台上再现芭芭拉以音符和旋律对生活、爱情的歌颂、以及阴暗无光时的痛苦和重压之下的希望。

1983年,19岁的朱丽叶·比诺什出演了个人首部电影 《美丽的自由》,从而进入演艺圈。她凭借神秘出众的气质和冷静的表演,成为法国电影界乃至国际影坛都公认的演技派。

除了绘画和舞蹈,朱丽叶·比诺什还一直热爱着戏剧舞台。不同于可以反复拍摄和观看的电影,戏剧的表演倏忽而逝,永远只有一次,但正是这样的“风险”让朱丽叶·比诺什深深着迷,她也独爱剧场中的“万籁寂静”,一片静默中,她得以和观众面对面地分享倾诉。1998年,朱丽叶·比诺什在伦敦出演过皮兰德娄的《裸露》,2000年,她又在百老汇出演了哈罗德·品特的《背叛》,这部作品还获得过托尼奖的提名。“我不把自己当作一个单纯的演员来看待”,朱丽叶·比诺什说,“不管是电影、戏剧、舞蹈还是绘画,我表现的其实都是我自己,是我这个人的性格,我想和别人分享。想要交流的这种欲望是最重要的,至于形式,完全不重要,我也从来没想过要用哪种形式来证明自己。”

在比诺什的眼里,芭芭拉是特别的。“她一生都在用歌舞表达她的爱与孤独。”《我最美的爱情故事》《黑鹰》《南特》《孤独》《哥廷根》……这些经典歌曲至今仍为人传唱。

比诺什说:“我认真研究了芭芭拉的300多首作品,感觉到非常惊讶。贯穿到整个300首歌的是她对爱的无尽的期待。我在阅读她的一部未写完的自传的时候发现,她在10岁半的时候曾遭受父亲的虐待,所以我在想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这个女人经过这种惨剧之后还能浴火重生,最终我相信,是她对爱的无尽的信任和期待。”

她合作过无数的国际名导,卡拉克斯、侯孝贤、阿巴斯、基耶斯洛夫斯基、是枝裕和……“卡拉克斯导演注意细节,阿巴斯的节奏创造了电影的真实性,而亚洲导演观察生命、捕捉生命的角度和欧洲导演确实是不一样的,特别注重情感的表达,他们会把生命带到观众面前,通过感官去设置出这样的感觉。”从一名演员的角度,比诺什认为,和导演一起去学习、去发现一些新的东西令人惊喜,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孩子得到了心仪的礼物。

芭芭拉对朱丽叶·比诺什来说是一位十分特殊的“朋友”,她的歌声一直陪伴着朱丽叶·比诺什。尽管出生在不同的年代,时间久了,朱丽叶·比诺什感到她们之间似乎存在着一种深刻而默契的关联,“芭芭拉对爱的期待、执着和追求非常触动我。”朱丽叶·比诺什也十分希望把自己感受到的这份“触动”分享给更多的观众,“其实我觉得作为一个艺术家,我们是有责任、有义务去唤醒别人或者让他们感到震撼,这才是我们生活最大的目的。”

朱丽叶·比诺什是芭芭拉的忠实观众。她一直非常喜爱芭芭拉。在她从事演艺工作后,她和芭芭拉还有了私人的交往。

比诺什表示,自己将以演唱和语言的方式进行此次表演,“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唱,但是我觉得要演绎香颂女王,怎么会有比唱更好的其他方式呢。”她表示,“在法国,香颂这种形式是很受大家欢迎的,不管什么年龄的人都很爱听香颂,香颂能唱出我们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我们对爱情的期待,及对生活的希望和绝望。”

“演员是一个准备好的面团,等待着厨师的雕琢。它最终能成为艺术品,并不是仅仅依靠自己成就的,而是一个多人合作的过程,比如通过导演、通过表演教练。”但同时,比诺什认为,导演的话也并不是一言九鼎,如果演员有一种被禁锢的感觉,是演不好的。“如果我觉得这样不行,一定会跟导演讲明白。”她说,“好的表演,一定有一部分‘背叛’。”

在为《生如夏花》这部戏做准备时,朱丽叶·比诺什读了芭芭拉的自传,仔细研究了她留下的300多首作品,“我发现,芭芭拉十岁半的时候被父亲虐待过。我在想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这个女人在经过这种惨剧之后浴火重生,还有力量去写歌给大家听。她一定是对‘爱’饱含期待。芭芭拉一生当中没有结过婚,也没有和很多人在一起生活过,所以她不是在爱情方面特别有发言权的人。她的爱是对大自然、对一切的爱。”

比诺什回忆说:“舞台是我与芭芭拉交流的地方,她对舞台有着精妙的掌控。记得有次演出之后,我等了一个多小时只为和她打个招呼。在更衣室,她像蝴蝶一样扑过来拥抱我。她很自由、直率,她热爱生活、活力四射。在她去世前几个月,我还给她写过一份简短的信,想告诉她,她的声音、她的歌曲、她的存在给过我多少感动。她回我的明信片,我把这张明信片像护身符一样珍藏。”

从青年时期就开始从事戏剧表演的朱丽叶·比诺什对舞台有着很深的情感,在精耕影坛的生涯中,比诺什从未间断她的舞台表演,其中包括1998年于伦敦出演皮兰德娄的作品《裸露》及2000年于百老汇出演哈罗德·品特的作品《背叛》,后者更是被提名托尼奖。

纵观比诺什的表演履历,几乎每一年都有新作亮相。现年54岁的她依旧保持着窈窕而年轻的体态,随时准备好进入新片的拍摄。要说美人最怕迟暮,女演员一到40岁、50岁是否意味着无戏可拍?这位片约不断、堪称“高产”的国际影星又是如何面对不安的时刻的呢?

为了凸显芭芭拉的内心世界,《生如夏花》没有把过多的精力放在舞台的布置上:几束灯光简单地打出明暗,区分成一个个几何形状的房间,以此来暗示芭芭拉的感情走向。演员阵容同样极简,除了朱丽叶·比诺什,台上就只剩下了弹钢琴的文森特·勒德姆,甚至《生如夏花》连导演都没有,演职人员团队只有包括朱丽叶·比诺什和文森特·勒德姆在内的四个人,所有想法都是大家互相交流得来的。这样一部极简作品到底好不好看,朱丽叶·比诺什的表演成了关键。想要重现芭芭拉的人生,歌唱必不可少,这是朱丽叶·比诺什必须完成的挑战,但她本人并不是唱歌的好手,“我在家里唱,送孩子上学的路上也唱,我一唱歌,孩子就说‘妈妈快别唱了,我要受不了了’,这是我的一道‘阴影’。”朱丽叶·比诺什笑着告诉大家,“我这个人比较爱冒险,而且我也非常喜欢香颂,芭芭拉毕竟是歌者,不让我唱也说不过去。”去年首演时,《生如夏花》全剧只有3首歌,但现在已经增加到了15首,足足翻了好几番,“我想挑战自己的‘禁区’。虽然作为歌者我才刚刚出道,只有一年的经验,但是我有信心、有激情用歌来表现这部戏。”

为了演出《生如夏花》,比诺什还接受了歌唱课程的学习,尽管她并不擅长唱歌,但她还是愿意去尝试。

比诺什坦言,与电影相比,舞台的魅力在于其“风险”,“你只能演一次,这一瞬过去了,这一次的表演也就结束了,眼前的观众只能看到你这一次,总体来说戏剧舞台更有风险,但是我恰恰喜欢那种风险。还有在舞台上万籁寂静的感觉,这种万籁寂静让我觉得和观众分享那一刻是非常宝贵的,这种寂静的互动是非常美好的。”

比诺什认为,演员应该从自己身上寻找角色的突破口,“比如,可以主动寻找自己喜欢的导演聊聊,而不是被动地等待着角色。”比诺什坦言,在她40岁时曾遇到过一个“坎”,那时的自己好像完全丧失了表演的兴趣,只想做一名母亲。那种无欲无求的状态持续了一年多,中间也推掉了不少片约,直到自己的心灵安静了下来。

朱丽叶·比诺什从不畏惧挑战。如今,她已经过了50岁,到了这个年龄段,许多女演员面临的一大挑战,就是如何对待日渐改变的容颜,但朱丽叶·比诺什对此并不避讳。“20岁的我和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我当时的脸和现在的脸、当时的身体和现在的身体都不一样。我不停地在问我自己,身体在往前走,你的内心有没有跟住。有的时候,是身体带着心去动,我们需要一些变化。这些变化当然会让你失去很多东西,但它们会带来新的挑战、新的机会和新的力量,新的力量会打开新的大门,这是我的理解方式。”

表演的修炼,不止于拍摄电影。比诺什一直坚持在电影之外尝试更多的表演实践,寻找更完整的自己。2008年,她开始与阿库·汉姆合作现代舞蹈作品《我之深处》。而在整个电影表演生涯中,她也没有间断舞台表演。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1998年伦敦出演的 《裸露》以及2000年在百老汇出演《背叛》,后者被提名托尼奖。

作者:高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实际上,我的梦想是舞台的艺术,谁知电影把我抢去了。”比诺什笑着说,她的父母都是从事舞台艺术的,自己从小就十分向往舞台,“相比电影,舞台更注重分享。有时会产生一种神圣的寂静,和观众一起创造出了‘此时此刻’的感觉,这和电影不一样,胶片是一种技术的成果,蒙太奇和节奏是把握在导演手上的。”

责任编辑:

独角戏与钢琴唯美融合,香颂女王“再现舞台”

昨晚,比诺什与钢琴家文森特·勒德姆的演出,改编自法国传奇女歌手芭芭拉未完成的自述体回忆录 《曾有一架黑色的钢琴》,这部作品在芭芭拉去世后一年的1997年问世。因为姓氏都以字母B开头,芭芭拉曾与雅克·布雷尔、乔治·布拉森斯一起被称为“法国香颂3B”,是上世纪60年代英美流行乐大举进入法国前的最后一道“马其顿防线”。她是第一位将自身经历写入歌曲的女歌手,她的经典歌曲《黑鹰》曾在12小时内达到100万的销量。

身材高大的芭芭拉吟唱的都是女人最私密的话题——爱情、死亡和孤独。“每每坠入无底的深渊,我总是挣扎着爬起。诚然,生活让我体会了他的五味杂陈……”回忆录中,这位歌手委婉而诗意地诉说了她因家庭悲剧以及德国占领巴黎时期的不幸遭遇而被剥夺的童年,在比利时做流浪艺人的时光和出道时在巴黎诸多夜总会演出的岁月;同时,她也讲述了整个职业生涯伴随着她的美梦:歌唱、写作、谱曲、带着观众一同登台,以及她 “最美的爱情故事”。

“艺术把她的悲伤转换为美。”芭芭拉的人生传奇打动了朱丽叶·比诺什,“她的一生就是在不断寻找爱,在寻找爱的过程中找到一种和谐。她懂得如何将生命中的阴暗变成光明,黑色的丝绒变为灿烂的阳光。”

比诺什与文森特·勒德姆以这些书页为基础,在舞台上进行表演与音乐二者的视听结合。演出中,从耳熟能详到不为人知的那些唱词与旋律相继浮现,触及人们最敏感的神经。为此,朱丽叶·比诺什特别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专攻声乐。“勒德姆和制片人找到我,问我是否可以朗诵文本,甚至唱出来。我知道,如果我无法唱,就永远无法走近芭芭拉。”

本文由葡萄游戏厅下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表演中我追求,生如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