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丽心灵,跨越虚幻

- 编辑:葡萄游戏厅下载 -

美丽心灵,跨越虚幻

纳什是个天才,纳什也是个疯子
   A Beautiful Mind完美头脑,又或者美丽心灵。
   天才与疯子,只是一线之隔。而这一线,往往就是头脑与心灵的距离。头脑的清晰思考助长人的理性,而心灵之渴望则触发人之感性。
   年轻的纳什初入普林斯顿,揣着一颗高傲的野心。他拒绝上课,拒绝交流,拒绝自我反省,一心扑于自己的原创理论。这时的纳什,一颗心占据全部,当渴望滋生成贪婪的欲望,感性便不可控制。心灵之权不断膨胀,再天才的大脑也只能沦为工具,无从反抗。。想一想,作为严谨的数学家,此时的纳什居然固执的拒绝已有的正确理论这是何等骇人?!大脑被心灵所控制,再天才的大脑也只能沦为满足欲望的工具。纳什初入学校便是,输了与汉森的对弈后,大喝:“我怎么会输?肯定是这个规则有漏洞!”,他孤独一人,没有朋友了,他执拗的认为我不喜欢社交活动,不喜欢其他人。种种的自信甚至自负其实只是在掩藏那骨子里深埋的自卑,他在慌张中踢翻了棋盘,他会说“其实别人也不太喜欢我”,在餐厅看见授笔仪式时,他的心也会不自主的颤动。。。在这样的心灵压迫下,也确实激发了他天才大脑的最大天赋。凭借平衡论,他一举成名。他得到了渴求的成功,但他低估了自己的欲望。查尔斯,帕彻,玛休便日渐清晰。他需要朋友,于是查尔斯成为了他的浪子室友,成为他唯一的倾诉对象。这个浪子,与纳什截然不同,他开朗、放荡、乐观、随性这是纳什生活中不能接受的社交人群,说不定也是纳什骨子里希望的人格。在惠勒研究室日渐成功,英雄的帕彻便浮现。英雄的渴望,他理想中对自己的期望,他希望拯救国家,这是一个伟大的愿望也是一个强大的欲望。他研究密码,他保护美国,他对抗苏俄,他希望是英雄。而玛休的出现,则更显示出他对爱情的向往却又对女性极不成熟的理解。玛休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可爱小女孩,她需要保护她有依赖。这些又何尝不是纳什个人内心的恐惧与向往的纠结?心灵控制了头脑,感性压制了理性,于是毫无疑问的,他滑过了那条线。他越来越沉浸在自己所希望的世界,即使是这样,纠结的内心也导致他想象的世界也给他不安与恐惧,直到,他无力承受了。。
兜兜转转,当纳什在精神病院熬过痛苦的治疗出来后,这个世界全变了。总说,人生最痛苦的事,不是你一无所有,而是你曾今应有尽有却一夜间消散;而更打击人的是,你曾今好不容易拥有的唯一朋友钟爱的事业却都是虚无。他拒绝承认这一切是假的,却必须面对这些都未曾出现未曾发生的事实,即使,你是天才。
他无助过,无奈过。被迫持续服食精神类药品,任其腐蚀他天才的大脑摧毁他那可怜的婚姻生活。可他终究是个不安分的人,偷偷停服药品后,那些人那些事再度浮现,生活,又是一团糟,可是,他很幸运,他有妻子艾丽西亚。
决定了,纳什想要以自己的意志力来治疗严重的精神分裂。这种意志力来自心灵与大脑,不过是妻子朋友的心灵,纳什的大脑。这种意志,要靠自己坚定的理性思维。纳什仍然可以清楚的看见他们的存在,他依旧想要永远向查尔斯这个好室友倾诉,他依旧想要和小玛休共处,他依旧想要继续帕彻给他的工作,保护美国。这些欲望仍在,但他有更强大的大脑,理性不断警醒着他自己“这些都是假的,这些都不存在!没有什么查尔斯没有玛休没有帕彻!”他下定决心,含泪给了查尔斯玛休最后的告别,鼓足勇气断然忽视帕彻。他和这些说了再见。他成为一个普通老教授,每天奔走于家和学校,在图书馆继续他年轻时的橱窗文化,专心于他的研究。他依旧独来独往,鲜有交流,但他和自己相处融洽。他依旧看到那些幻想,但已经可以越来越坦然的面对。少了那么多的好胜心,少了那么多的功利心,多了那么些平静与淡泊。的确,让头脑自由了,天才的头脑再也没有比之前更辉煌的时刻了,但正是这份平静的理性让他得到了更深的认可。他变得随和,主动提出了给学生上课。想想多年前,那个常常迟到把教科书扔进垃圾桶留下一个问题傲慢走掉的纳什,多么不可思议啊!生活继续这么平淡着,他的确是再也没有更加伟大的成绩。就是这样,餐厅里看着那并排展开的钢笔,诺贝尔颁奖典礼的含泪致谢却给人以更深的震撼。
的确,我们需要激情去创造成绩,但更难的是,需要一颗更淡定的心去接受这成绩带来的荣耀。而纳什教授,为了让心灵控制的大脑重回理性,等了三十年。。。
A Beautiful Mind。美丽心灵,该是不离不弃给纳什以信任的艾丽西亚;完美大脑,才是这个让大脑的思绪自由让理性指导生活的纳什教授。纳什教授和艾丽西亚并肩走去,已是迟暮老人。我看到的,却是——新生。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电影《A Beautiful Mind》观后感
 
  这是一个和精神分裂症作斗争的数学家的故事。
  主人公约翰•纳什。著名经济学家,博弈论的创始人,1994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我想,用“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来形容约翰•纳什的思想所分裂出的人格,再好不过。
   影片《美丽心灵》,我更喜欢称之“A Beautiful Mind”。美丽的心灵,一方面是约翰•纳什患病时,他的妻子和身边的人给予他关爱,用爱呵护天才,体现了心灵的美好;另一方面是约翰•纳什自己,除了在数学领域拥有杰出的贡献之外,患病后依靠理性的控制和意志力逐渐痊愈,拥有一个聪明的头脑。
  他是一个孤独的天才。他的老师说他“有两个脑袋,却只有半颗心”。
  纳什从小就显得内向而孤僻。内向的孩子,都拥有一个极为丰富的个人世界,这可能导致他成年后的精神分裂症。很多天才的想法在当时不被常人所理解,人们的疏远导致其人际交流障碍,和性格的孤僻。他们沉浸在自己所构造的精神世界中,产生了妄想,幻听幻觉。
  纳什,喜欢独来独往,喜欢解决折磨人的数学问题,他不是一个善于为人处世并受大多数人欢迎的人,他有着天才们常有的骄傲、自我中心的毛病。他的同辈人基本认为他不可理喻,他们说他“孤僻,傲慢,无情,幽灵一般,古怪,沉醉于自己的隐秘世界,根本不能理解别人操心的世俗事务。”
  纳什曾说自己缺陷在人际交往方面。
  影片多次出现了他很孤僻的镜头。在开头同学聚会中,纳什在和同学寒暄几句之后,一个人走开,孤单地站在人群中,转身微笑,默默从人群中走远。他说话太直接导致和女孩聊天时被扇一个耳光。他在宿舍,看到窗外其他人有说有笑,他却孤独的研究数学。
  他所幻想的三个人——“浪子室友”查尔斯,查尔斯的侄女,国防部上司威廉•帕彻,与他生活中的遭遇,有密切的联系。
  “浪子室友”的幻想,来源于他内心对关心他的同伴的渴望。在他的幻想中,查尔斯给予他关心,给他鼓励,带他去吃饭。小女孩和他的友好互动,则是纳什平时被女孩冷落,所产生的一种对异性的需求。
  纳什怕输。同学发表论文,去研究所,获得奖学金,都让他感到心慌和压力。纳什一心想追求自己所渴望的研究成果,一直也在和自己博弈。迫于对自我的一种压力,他在这种压力中慌乱,产生了幻觉。国防部上司的幻想,则是纳什内心想对国家做一定的贡献,对希望得到世人的肯定的渴求。
  他的妻子艾丽西亚,用爱温暖了一颗孤独的心,安慰了一个慌乱的灵魂。她在纳什患病后,给予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一直乐观的面对生活,悉心照料他们的孩子长大。同时,艾丽西亚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她是一个坚强又充满爱的女人。因为她作为纳什的后盾支撑,纳什最终没有舍弃自己和美好的生活,坚持治疗,并用意志力控制自己不去搭理幻想中的人,最终痊愈,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除了他的妻子以外,纳什的同事和普林斯顿大学,也给过他温暖。如果一个人行为古怪,在别的地方会被当作疯子,普林斯顿这个广纳天才的地方,人们会充满爱心的想,他可能是一个天才。当看到别人给予纳什的温暖,我心里还是很感动。他虽然精神分裂,但是他在自己的领域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建立很多理论,他的研究成果被人们肯定。钻研到极致,又偏执的数学家,他单纯的想用数字和公式算出一个结果,那种执着沉迷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孩子。就像爱因斯坦老年可爱的模样。每个精神疾病和心理疾病患者,都是被冷落的单纯孩子。曾被外界排斥,需要温暖才会痊愈。
亚里士多德曾讲“没有一个天才不是带有几分疯癫”。约翰•纳什在事业爱情走上巅峰的30岁时,患上了精神疾病。但约翰•纳什不是唯一被视为疯子的天才。
  梵高在精神病院中的作品为经典佳作。伟大的思想家尼采,生命中最后十年是在疯人院度过。天才和疯子的距离,一步之遥。因为“天才”,有超于常人的思考力和创造力,而所谓的“疯子”,也是在精神上的一种极端。奥地利音乐家沃尔夫冈、莫扎特;俄罗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西方哲学泰斗康德;英国大文豪乔治;作家安徒生、巴尔扎克;诗人拜伦、雪莱、普希金、罗伯特等在文史领域独领风骚的大师,在生前都患有抑郁症或精神分裂症。疾病在导致他们行为怪异的同时,也激发了他们的创作潜能。正如巴尔扎克所言:“天才就是人类的病态,它就如同珍珠是贝的病态”。
  幸运的是约翰纳什,在自己和妻子朋友的努力下终于痊愈,拿了诺贝尔奖,晚年回归平静。不幸之一却如梵高。
  梵高,在绘画领域是后印象派的先驱,在艺术创作时期,陷入精神疾病中。也许是迫于生活的穷困,和家人关系不融洽等外在因素,人们的不理解导致他精神压力大,他在精神病院以绘画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可惜一辈子孤单一人,少有人去关注他内心的想法,也没能激发他内心的温暖和阳光,最终因精神疾病自杀离世。他死后,人们才肯定了他的作品,为他办展览,可惜为时已晚。
  想来,希望人们不要对精神疾病患者有偏见,我尊重他们的精神世界。通常,他们会有很多常人意想不到的独特见解。如高铭所著的《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面记录了很多精神病患者的故事。我希望人们面对精神病患者时不是嘲讽、恐惧和辱骂,就算不理解,也要去尊重,那是一个孤单的灵魂。毕竟,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美丽心灵(A Beautiful Mind)是一部关于一个真实天才的极富人性的心理学电影。这部心理学电影讲述了一位患有精神分裂症但却在博弈论和微分几何学领域潜心研究,最终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数学家约翰·福布斯·纳什。
      英俊而又十分古怪的数学家小约翰·纳什念研究生时便发明了他著名的博弈理论,短短26页的论文在经济、军事等领域产生深远的影响,他开始享有国际声誉。但纳什出众的直觉受到了精神分裂症的困扰,使他向学术上最高层次进军的辉煌历程发生了巨大改变。
       面对这个曾经击毁了许多人的挑战,纳什在深爱着他的妻子艾丽西亚的相助下,与被认为是只能好转、无法治愈的疾病作斗争。经过十几年的不懈努力,完全通过意志的力量,他一如既往地坚持工作,并于1994年获得诺贝尔奖,他在博奕论方面颇具前瞻性的工作也成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理论。
      在天才的背后是潦倒的生活,糟糕的交际,极度自负的个性让他瞧不起任何人。而获得奖项之后逐渐开始变得老实,不再锋芒毕露,开始讲学,开始学会勤勤恳恳。产生大量幻觉,幻想自己是解密高手,在黑夜里潜进密室进行缜密的密电计算。甚至遇到要追杀自己的敌人,在演讲中公然离席,在自己所能看见的世界里和多年的朋友形影不离。反抗和斗争到最后还是在妻子的劝慰下开始进行心理治疗。
       在这部心理学电影中,纳什出现的几个很有意思的幻觉形象,下面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电影中出现的这几个幻觉形象。
       第一个幻觉形象:葡萄牙室友查尔斯。
      查尔斯与纳什拘谨的个性完全相反,在纳什遭到打击,陷入焦虑和绝望之后出现,他不停地鼓励纳什,承认他是天才,自怜自苦的纳什无疑正需要这样的认可和鼓励。因此,幻觉的出现一方面预示着纳什的病症爆发,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却也正是纳什无意识的自我治疗。
查尔斯也无疑就是纳什本我意识的一种体现,纳什理性的控制下,一切发于自我的感情都通过查尔斯的举止来宣泄。纳什被捉弄时查尔斯骂人,纳什低落放弃时查尔斯不羁,纳什论文通过时查尔斯在门外欣喜若狂,等等一切,两个截然不同的性格个体构成了纳什的分裂性格,也是他精神分裂的原凶。
       第二个幻觉形象:国防部官员帕彻。
       这是由纳什的英雄情结产生,代表着罪恶的原型,他野蛮,粗暴,专横,破坏力十足。不能不说,纳什的这部分构想,与当时的社会环境扯不开关系。普林斯顿大学里教授的关于苏联威胁论的讲解,两次出入五角大楼破译国家安全部拦截的苏联密码,英雄主义和精神分裂的双重作用构建出帕彻的原型。
      对于一个密码破译专家来说,发现并解决迷惑事件是他的职业病,纳什破译了密码,但却并未弄清这些不连贯词语代表的含义,人性中天生的好奇心,促使他构想一个神秘人物,他带纳什去探究,赋予纳什神奇的身份与权力。可以说,帕彻的出现,也是纳什本我的一种体现,是纳什英雄主义的原型。
       第三个幻觉形象:小女孩玛休。
       她可以被看作是纳什真实自我的投射:孤单,无助,楚楚可怜,需要别人的爱抚。卸下“天才”的人格面具后,纳什在本质上就是这样一个纯真又脆弱的大孩子。伟人们有越高的建树,就会越显得孤独无助。
      在这部心理学电影中,纳什在与这三个由真实自我构建出来的本我人物的不断纠缠中,丧失了社会中的自我。理性和现实原则与精神分裂的纳什已相去甚远。这三个本我人物的鞭策,纳什近乎疯狂的研究符号学理论,纳什的成就,一方面也就是由这三个虚构人物的自我成就,但这种自我成就的背后,更加加深了纳什的精神分裂,矛盾激化到高潮。
      当本我与自我在一生中战斗到激烈如此的时候,超我才得以实现;当本我与自我共同实现超我时,就是获得一生成就的时候了。
      作为一部人物传记类的心理学电影,美丽心灵很好的挖掘了人内心深处的一些隐秘的情感,并将心理学和人性学融入其中,很好的揭示了人的本性,并且深刻的分析了人对于欲望,爱,恐惧,和环境的影响,并将这些东西具象化。

数学家小纳什进入了普林斯顿大学并成为奖学金的候选人,他潜心研究数学。行为古怪的他对于社会交际和生活都不感兴趣,只和他的浪子舍友查尔斯讲述真心。他深信不移的认为除了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理论外,其他都是无用的。一次偶然的社交聚会给了他灵感,他撰写出了关于博弈论的论文,大胆地将现代经济之父亚当-斯密的理论做出了不同的解释。后来,纳什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工作。在五角大楼成功破译密码之后,美国国防部帕彻尔找到他,执行国家机密任务,寻找杂志上的密码,破译爆炸地点。在麻省理工工作的同时,纳什认识了学生艾丽西亚,并迅速坠入爱河,不就成婚。婚后不久,纳什在交接处与帕彻尔被追杀,他变得惊慌失措,总是有错觉。
影片进行到此时,并没有什么不妥,我以为只是一个数学家的冒险故事而已。后来,“间谍”在他演讲时把他强行带进精神病院。这是我们才知道,原来纳什患上了精神分裂症,浪子舍友查尔斯和他的外甥女,还有帕彻尔都是他脑中虚构出来的。即使是这样一个人人听之色变的精神病患者,最后仍然夺得了诺贝尔奖,被世人所记住,为什么呢?
因为他的妻子艾丽西亚对他的爱,把他拉回了现实世界。在得知丈夫精神分裂后,艾丽西亚虽然生活艰难,心里压力巨大,但是她并没有放弃纳什。她说:“有的时候我恨纳什,恨上帝。但每当看者纳什并告诉自己他是我的白马王子时,我便成了一个爱他的人,虽然这样的时候不多,但却足够了。”
影片中的高潮部分是纳斯的精神病复发并受到了帕切尔的生命威胁。艾丽莎打电话通知医生,而帕切尔命令纳斯必须阻止她。纳斯紧张妻子的安危,连忙说别把她牵扯进来,当帕切尔拿出枪来对着艾丽莎时,纳斯冲过去把他的枪撞到地上。当艾丽莎冲出去后,纳斯同时受到了几个幻觉的压力,帕切尔用枪对着他,查尔斯逼迫他,玛休拉着他的手,望着他,仿佛要他做个决定。所有的声音和形象都在纳斯头脑中旋转。最终他飞奔出去挡住要离开的艾丽莎,激动地说:“玛休不可能是真实的,她从来就没有长大过。”那一刻,正是由于他不愿伤害艾丽莎,正是由于他对艾丽莎的爱令他的理智战胜了幻觉,使他的自我在那一刻强大起来并控制了幻觉。
那为什么纳什的心中出现的幻觉是浪子舍友和他的外甥女还有帕彻尔,而不是其他人呢?因为那些和意识冲突的无意识集中体现为三个方面的非理性情感,来源于三种原型,并由三个人物表现出来。查尔斯的个性与纳斯完全相反,集中了纳斯周围那些与纳斯格格不入的同学的特点。他是纳斯的阴影。影片中查尔斯第一次出现时便是以浪子的形象出现的。与当时纳斯拘谨的表情形成鲜明的对比。当纳斯谈到他神迷的数学时,查尔斯说:数学不会带来真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太闷了。当纳斯谈到他还没有写出论文时,查尔斯问他:你多久没有约会了?可与别的同学不同的是,纳斯得到了查尔斯的认可,查尔斯一直认为他是天才,并且一直鼓励他。内心孤独的纳斯无疑是需要这种认可和鼓励的,因此查尔斯也是纳斯在孤独中需要得到认同的体现。
国防部官员帕切尔则是纳什心中的英雄。第一次出现帕切尔幻觉时,纳斯已经获得了一定的名气,并且在五角大楼成功地破解了密码。但是对于一个不能接受失败的人来说,成功越大,就越害怕失败。他需要更多的成就感来缓解他潜意识中害怕失败的焦虑。帕切尔令纳斯感到自己是一个英雄,因为他们的项目关系到15万人的生命。关系到国家的安危。参与这样的一项工作是纳斯心灵深处的理想和欲望。
小女孩玛休天真可爱,一直没有长大。他是纳斯内心中的女性经验。纳斯在酒吧中由于不尊重女性的感情而遭受了对方的一个耳光的片断表现出纳斯缺乏女性经验,并且没有对女性情感给予应有的重视。他的女性经验很弱,也很不成熟。当他开始认识了他后来的妻子艾丽莎并为之深深吸引之后,他开始幻想到玛休,也就是那一次,他与幻觉中的查尔斯谈起艾丽莎时,脸上洋溢出幸福的表情。
最后一次的诺贝尔演讲时他说:“我一直以来都坚信数字,不管是方程还是逻辑都引导我们去思考。但是在如此追求了一生后,我问自己,逻辑到底是什么?谁决定原由?我的探索让我从形而下到形而上,最后到了妄想症,就这样来回走了一趟。在事业上我有了重大突破,在生命中我也找到了最重要的人。只有在这种神秘的爱情方程中,才能找到逻辑或原由来。今晚我能站在这儿全是你的功劳,你是我成功的原因,也是唯一的原因。谢谢你!”
这几句话,是纳什用一辈子的代价换来的,也印证了他的一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阿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葡萄游戏厅下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美丽心灵,跨越虚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