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错失票房冠军,中国科幻影视沃土缺失了近百年

- 编辑:葡萄游戏厅下载 -

错失票房冠军,中国科幻影视沃土缺失了近百年

躲在幕后的宁浩,仿佛会不时地钻出来,提醒着观众,他还是那个将批判与抨击奉为创作信条贯彻始终的他。这次,只是进化了一步。

这份报告从侧面解释了为何硬核科幻片在国内水土不服。三四线城市具备基本科学素质的公众比例比较少,硬核科幻片中的科学理念,一定程度上需要做适当的用户消解。国产科幻片需要进行科学理念的包装和转化才能上线,这成为科幻片最大的难点。软科幻也是科幻片,对于国产科幻电影需要先提升数量,再提高质量,不能要求每一部都是《流浪地球》。

2018年7月5日晚,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其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欢欢喜喜与王宝强公司霍尔果斯乐开花影业就《疯狂的外星人》电影签订保底发行协议,双方约定保底金额高达28亿元,欢喜传媒还将有权收取《疯狂的外星人》电影保证最低发行收入7亿元。也就是说,《疯狂的外星人》还未上映,欢喜传媒通过这次保底协议,提前锁定了7亿元发行收入。

《明日战记》(主演:古天乐、刘青云、刘嘉玲)

反观科幻片,电影院的封闭环境更利于沉浸观看。人们很难在同一时间对同一情节直抒胸臆,因此会更聚精会神于影片上。尤其当作品质量过硬时,观众萌生出强烈的表达欲积压在心头,观影结束后,便会第一时间通过朋友圈、豆瓣、知乎等社交平台或猫眼、淘票票等票务平台分享观后感。由此形成强大的自来水为影片口碑加持,滚雪球效应再反哺回票房。

图片 1

究其原因,业界认为,《疯狂的外星人》投资方过于自信。因为黄渤、沈腾、徐峥的票房号召力以及本身的质量水准,出品方欢喜传媒在上映前就已做了保底发行。

刘慈欣

图片 2

图片 3

“这是中国电影的特点,是以‘人’为主,而导演又是创作的核心,我们只需抓住这个核心就好。宁浩在《疯狂的赛车》后没有急于出击,这没关系,因为我们的项目从没停过。别的导演作品都在出炉,比如,徐峥的《我不是药神》在2018年就出来了,他们俩三年出一个项目,完全没问题。”董平的工作,每天基本都在应对多个项目,与不同导演沟通。

更令人骄傲的是,《流浪地球》中的特效大场面层出不穷,而且是一部宇宙背景的硬科幻电影,甚至让人想起了好莱坞电影《星际穿越》的宏大深邃,《流浪地球》是中国影史值得铭记的科幻特效大片,虽然中国科幻电影和好莱坞相比还有很长的距离,但《流浪地球》真的是让影迷看到了希望。

两部影片各有千秋,统一的是对国产片类型化的多元探索,和对中国电影生态图谱的极大丰富,这也为中国科幻元年的萌芽提供了肥沃的养分。

科幻作品的开发可从上游产品入手,从其他文创产品切入,打开前期市场。比如漫画、动画、小说等产品。去年一部《工作细胞》刷爆了国内的社交平台,在豆瓣上获得了9.1分的口碑评价,B站的追番人数有597.9万人,长期霸占B站动漫榜,获得《人民日报》刊文点赞,证明了科普漫的强大影响力。在这方面,我国动漫作品也有不错的表现,早期的《海尔兄弟》后来的《蓝猫淘气三千问》等。时至今日以动漫的形式科普,一直是我国动漫作品的特点,只是目前尚未出现如前面三部作品的爆款,这部分IP可以为电影创作提供一些灵感。

结果,《流浪地球》一系列“联排炮”式的幕后故事,在大年初二晚上开始刷屏。大年初三,《流浪地球》开始反超《疯狂的外星人》,排片率上升到第一;大年初四,票房反超《疯狂的外星人》;到初六,稳坐票房冠军。

《拓星者》

当然,除却本心的坚守,回归中国本土化的表达,也是另一重打通科幻片与科幻剧的通关密码。那么,国产科幻影视的中国本土命题应该如何做?

不怕沦为背景,但要有科学精神

“这是科幻片和其他类型片最本质的区别,就是‘体’与‘用’。对于传统电影教育里成长起来的电影人来说,这类构思永远只能是元素,你要讲一个由男欢女爱、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构成的故事才能形成一部电影,这才是‘体’,而科幻电影的‘用’必须找到它的核心。”董平认为,只有这个核心找得好,并用得好,项目才有成功的基础。

图片 4

科幻片与科幻剧这朵双生花,依托科幻的根茎,却呈现两番光景。后者品质和反响整体弱于前者,离不开传播介质、观看环境、硬件支持、制作体系等几大原因。

除了科幻作品之外,当务之急还在于提升全民的科学素质。2018年9月17日,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上,《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报告》发布。报告显示,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为8.47%,公民科学素质水平超过10%的省市有6个,分别是上海、北京、天津、江苏、浙江、广东。但是三四线城市的公民科学素质依然比较落后,和发达地区比有比较大的差距。

事实上,该片也是改编自刘慈欣的小说《乡村教师》,但整体改编幅度很大,主要讲述耿浩与一心想发大财的好兄弟大飞,经营着各自惨淡的“事业”,然而“天外来客”的意外降临,打破了二人平静又拮据的生活。神秘的西方力量也派出“哼哈二将”在全球寻找外星人踪影。啼笑皆非的跨物种对决,在中国某滨海城市激情上演。

两部中国科幻电影的大卖,让科幻影迷为之振奋,在此之前,还没有如此成功的中国科幻大片出现,从而也有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说法。

譬如3D技术拍摄的科幻片,会增强观众的代入感,让人身临其境做故事的参与者、而非旁观者。科幻剧在这方面暂时落后,无合适的硬件技术在渠道端支撑,导致播放效果大打折扣。尽管市面上已经有VR眼镜等设备,但制作VR剧的难度并不比一般的科幻剧小。这也成为科幻剧突围的一大难关。

此外,在小说IP方面,刘慈欣是当仁不让的科幻大家,但是也有很多科普作家、科幻小说家在默默耕耘,他们的作品同样值得关注。刘洋的《火星孤儿》、江南的《上海堡垒》、郝景芳《孤独深处》、陈楸帆《人生算法》、何夕《伤心者》……都是国产科幻小说的佼佼者,具有极大的开发价值。一直以来,科幻小说都在圈内火爆,是时候让他们出圈了。

2014年底,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安排了一次活动,送几位青年导演去美国学习,承接单位是一度占据好莱坞霸主地位的派拉蒙影业,生产了许多叫好又叫座的影片,《教父》《周末夜狂热》《夺宝奇兵》《阿甘正传》和《变形金刚》等。

《上海堡垒》也是讲述外星人入侵的故事,鹿晗与舒淇合作反击外星人。目前《明日战记》和《上海堡垒》都有了预告片,有兴趣的观众可以上网搜来看看。

崛起的国产科幻片,风光无限

以今年的春节档为例,《流浪地球》的成功不可否认,但是另一部改编自刘慈欣《乡村教师》的作品《疯狂的外星人》同样值得关注。保底协议与影片本身关系不大,况且假若没有《流浪地球》这匹黑马,或许《疯狂的外星人》能够完成保底。忽略这部分因素,22亿的票房成绩也堪称优秀。宁浩以黑色幽默 荒诞喜剧的形式对一部科幻电影进行包装,弱化了硬科幻理论。

这个春节档,最具票房冠军相的《流浪地球》与《疯狂的外星人》仍在院线激战,脑洞大开的网友已经用上面的故事开启后传演绎。

总体而言,2019年的中国科幻电影确实要在数量和票房产出上成就历史新高,但科幻电影还不是中国电影的王牌,毕竟数量还太少,中国科幻电影人仍需努力,任重而道远。

TFBOYS主演的校园悬疑科幻剧《超少年密码》,收官之际网播量也达到近10亿,豆瓣6.5分,作为一部粉丝向剧集,成绩并不令人意外。抛开粉丝滤镜,该剧摆脱了低幼的人设,严密逻辑编织的烧脑剧情通过满屏高科技画面铺陈,都是令人称道之处。

图片 5

2015年,郭帆也在艰难创作中,主演没确定,投资也未确定。相比之下,《疯狂的外星人》面临的问题没这么艰难。

在《流浪地球》之前的中国科幻电影,完全无法和好莱坞科幻片相提并论,就算是能拍一个科幻片出来,已经足够让科幻影迷惊讶了,拍好的话,真的是一个梦想,之前还有导演拍摄电影《三体》,不过最后这个项目没有完成。直到《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才把刘慈欣的小说成功搬上大银幕。

科幻双生花的“相爱相杀”

既然不能要求每一部科幻片都是《流浪地球》,至少《疯狂的外星人》可以成为国产科幻片先期的一个努力方向。不仅局限于喜剧,爱情、剧情片皆可,总之先用科幻作品将各种科学理念灌输到影片中,让观众适应科幻市场的设定,然后从中诞生出优秀的科幻电影,循序渐进式推动国产科幻片的发展。

好莱坞助阵“外星人”诞生

不可否认,在《流浪地球》之前,科幻片一直都是中国电影的软肋,投资跟不上、制作水平跟不上、创作理念也跟不上。要想拍出超越《盗梦空间》《星球大战》《变形金刚》的科幻电影,真的好难,现在也拍不出来。

至于《疯狂的外星人》,宁浩虽然摒弃了此前最为擅长的多线叙事,但仍旧保留了流畅的节奏和情感浓度,以及恰到好处的笑点埋设,只不过这回披了件科幻外套玩起黑色幽默。

《 疯狂的外星人》海报致敬《E.T》

在中国电影一路狂奔中,即便有像《寻龙诀》、《狄仁杰》系列这样的产品不断摸索,但一个产业最起码的工业流程与体系并没有建立起来。

2019年大年初一,中国内地电影市场公映了《流浪地球》和《疯狂的外星人》,这两部电影都是改编自刘慈欣的科幻小说,并且取得傲娇的票房战绩。其中,《流浪地球》已经拿下了46亿的内地票房,《疯狂的外星人》收入22亿票房,都是极为耀眼的成绩。

他将镜头对准了那些接地气的平凡小人物,狡黠、傲气、势利、懦弱与执拗等因子杂糅在一起,复杂人性构成了丰富多元的魅力体。在遇到外星物种后,原本隐藏在沾满尘土的皮囊之下、难以察觉的人性另一面昭然若揭。这正是有别于硬核科幻片的玄妙与高级之处。

科幻电影难度大,先从上游开发

这次赴美的学习成员包括陈思诚、肖央、路阳、宁浩以及郭帆。其中,作为导演,宁浩已通过《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无人区》等影片成为新生代导演的代表,去美国游学之前,他导演的影片《心花路放》以11.67亿元的总票房登顶2014年度国产电影榜首;郭帆导演的校园爱情片《同桌的你》以4.5亿元票房,位列2014年国产电影票房榜第四位。

图片 6

今年春节档电影的最大赢家,非国产科幻片《流浪地球》莫属。

国内也需要我们的制作团队以“科学精神”为指导进行创作,硬核科幻也好软科幻也罢,都要在合理的范围内进行想象和假设,并以科学精神为基础进行剧情的创作和包装。观众也要以更加开放和包容的心态来看待国产科幻片。《流浪地球》导演郭帆在美国曼哈顿的见面会上谈到,影片的成功在于观众的宽容,中国科幻电影和好莱坞存在很大差距,制作层面上25到30年才能赶上,跟顶级科幻片导演诺兰和卡梅隆相比,恐怕有100年的差距。

但业界预测,无论中国科幻电影的基础有多薄弱,人才有多匮乏,科幻产业的时代还是会到来。

图片 7

《流浪地球》与那些追求感官刺激、弱化故事的西方科幻片的区别,在于切实做到了中国本土化的落地。该片注重人文关怀与家国情怀,在科学基础上构建与民族精神接轨的故事,将影片中的个体集结起来,通过一个个事件升级为国家荣誉感。同时,借由重工业打造的视觉盛宴调动观众G点,让其肾上腺素在观影过程中不断飙升,最终达到顶峰,在自我满足之余完成情感高潮。

科幻电影成本比其他类型影片高、制作难度大,不仅考验编剧的科学思维,还要考验后期制作团队的视效能力,中小影视公司对待科幻项目总是慎之又慎。科幻影片是所有影片类型中,性价比比较低的一种。影片科学理论如果撑不住,无法自圆其说剧情就会崩塌,理论过关还需要强大的视效支持。当然也并非全无例外,《她》《彗星来的那一夜》《蝴蝶效应》等影片视效并不突出,以科幻概念取胜。目前来看,要求国内电影人既兼顾科学理论又完善剧本创作,难于登天。

若按小说改编,故事戏剧张力不足以支撑起一部春节档影片的竞争力,而“疯狂”系列原有的戏剧荒诞黑色幽默几乎要放弃。二者如何结合,刘慈欣、孙小杭两位编剧也是花费了几年时间才找到其中的奥秘。

图片 8

图片 9

有观点认为,宁浩的《疯狂的外星人》等作品,丢掉了科幻影片的本质,不能称之为科幻影片,这种要求未免过于严苛。科幻片缺乏的国内市场需要各种类型的科幻片进行填充,即便是大洋彼岸的好莱坞,科幻片也不全是《火星救援》《地心引力》《星际穿越》之类的硬核科幻。

图片 10

但是,不管是科幻作家刘慈欣,还是《疯狂的外星人》的导演宁浩,都否认了“科幻元年”的说法。因为中国电影之前有拍过的《霹雳贝贝》《大气层消失》《未来警察》《逆时营救》《超时空同居》《机器之血》等等不同风格和规模的科幻电影,不是没有,只是没有《流浪地球》这么高的投入和这么强的票房效应,所以前作被大家给忽视了。

中国人从不缺乏想象力,东方玄幻、武侠飞天、神怪志异等内容都展现出国产电影人旺盛的创作想象,唯独到了科幻片领域灵感严重枯竭。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不能仅凭电影人闷头拍摄,需从各个角度为科幻片培植育土。

看热闹的永远不嫌事多,当二级市场的真正利益蛋糕相撞时,科幻再次成为故事的导火线,S星球的大使复仇之路又会怎样?

这四部是确定开机的影片,并且都有可能在2019年上映。其中,古天乐主演的《明日战记》已经拍摄制作近三年,讲述了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故事,古天乐和刘青云饰演的战士开始和外星人正面对抗。影片的场景非常宏大,还有很多机甲战士的设定,耗资上亿。古天乐本身就是个科幻片,超级喜爱《星球大战》,他本人也希望制作出一部硬核科幻电影,这部《明日战记》希望早日看到。

倘若没有宁静致远的耐心,和与外界浮躁诱惑对抗的初心,又怎会有碎骨重生般的酣畅超然?

即便如此,可喜的是,中国科幻电影虽然发展缓慢但仍能看到进步,不管是20年还是100年,只要在前进,终有一天能够拍摄出优秀的科幻电影。

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了解到,《疯狂的外星人》保底发行方背后,还有一家知名的影业公司,但这家公司是通过与王宝强公司的合作,完成联合保底还是王宝强公司进行了二次分销,并不得而知;而作为非上市公司,乐开花影业不披露实属正常。

崔汀/文

与“小破球”的辉煌遥相辉映的,是另一部同档期的科幻喜剧片《疯狂的外星人》。宁浩 黄渤 沈腾组成的新铁三角,用荒诞戏谑的叙事方式将20亿 票房收入囊中。

漫威系列漫改科幻片宛如国内的玄幻电影、大男主剧集,奋斗逆袭最终击败Boss实现人生价值。《2001太空漫游》《火星救援》《星际穿越》等作品则严格遵守了现有的科学定律,并在其基础上合理想象和假设。两者都被称为科幻片的一重要原因就在于,他们都抱有严格的“科学精神”。

但此公告发布后引发质疑,无论从宣发还是影响力,王宝强的乐开花影业都没有那么强的实力,因为对于发行方来说,保底发行就像一次赌博。

《流浪地球》获得空前的成功,但2019年的确不是中国电影的科幻元年,可以称之为“中国科幻电影爆发之年”,在《流浪地球》成功之后,众多已经制作的中国科幻片在路上,这其中包括——

可无论是吐槽还是赞美的弹幕刷屏,无形中都分散了受众对剧本身的关注度,减损了剧集的理解性。尤其对那些需要头脑高速运转才能跟上剧情的科幻剧,弹幕在一定程度造成了观剧障碍。

科幻科普两手抓,硬科幻也需软着陆

在派拉蒙,五人看到了《星际穿越》的虚拟现实版,还与《终结者》主创进行了交流,观摩影片的动态分镜、参观道具组、学习派拉蒙电影全球市场推广策略。

在一个年度总票房高达600亿的中国内地市场,高成本是可以实现的情况下,只需要创作者有足够的实力来完成一部高难度的电影。说白了,现在拍摄科幻特效大片的时机已经成熟了,而且我们早早就出现了刘慈欣这样优秀的科幻作家,科幻大片应该有一两部了,科幻影迷已经等待太久了。

裂变的国产科幻剧,冰火两重天

图片 11

这已是行业最重要的经验,任何挑战都意味着极大的失败。即便是冯小刚本人,也曾马失前蹄,比如,思考性更强的灾难片《一九四二》选择在2012年贺岁档上映,结果票房只有3.64亿元,成为华谊兄弟最赔钱的电影之一。

图片 12

有知名影视人坐镇的剧,情况则稍好一些。由徐静蕾监制、根据疯丢子同名小说改编的都市校园科幻剧《同学两亿岁》,女主是被两亿年前的天蝎星系女元帅附体、变身无敌“钢铁直女”的高中生,在古代与现代悬殊的思维模式错位下产生的妙趣横生故事。该剧豆瓣6.3分,刚过及格线,热度表现中规中矩。

翻看影片标签,《钢铁侠》《美国队长》《黑豹》等漫改作品都属于科幻片,故事本质上和我们的“凡人修仙传”区别不大;《星球大战》《2001太空漫游》则是两部风格迥异的电影,却并称为改变好莱坞的两大科幻片,前者将美国电影正式带入了新好莱坞时代,后者则成为电影史上“最佳科幻片”,至今无可替代。

按照《疯狂的外星人》目前的口碑与排片率,票房达到28亿虽有一定难度,但也不是没有机会。无论结果如何,在票房冠军失去后,这家影业公司和投资方最好的方式,可能是保持沉默。

《上海堡垒》

这就是电影与剧集差异化的传播介质、观看环境,对人们意识形态产生的不同影响。

文 | 马思遥

2015年5月,签约徐峥、宁浩后,欢喜传媒的市值一度高达188.22亿港元,即便2016年到2017年,布局整体的欢喜传媒财报并不好看,但全资控股《疯狂的外星人》不成问题。

图片 13

3

图片 14

图片 15

今时今日的中国电影市场,从创作环境来说,拥有无数雄厚资本的支持,所以《流浪地球》才能获得5000万美元的高成本支持(在国产片里是很高了)。并且,像《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是一个80后,他显然也是看着好莱坞科幻片长大的一代人,汲取了丰富的科幻片营养,洋为中用,所以才能有胆识拍出《流浪地球》。

映射回现在,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科幻题材,为人类的想象力插上了自由翱翔的翅膀,飞向浩瀚宇宙探索隐藏的奥秘。一批批中国影视人前赴后继,在科幻的沃土默默耕耘,前人为后人提供创新的灵感,后人留下的科幻作品又会给下一批接班人带来新的启迪。这种勇往直前的精神,将代代延续传承,最终书写成一部国产科幻史诗。

2019年,一部《流浪地球》再度点燃了国人对科幻片的期待,“中国科幻电影元年”应运而生。虽然期待值不断加码,但是现阶段国产科幻片依旧面临严峻挑战。据统计,2011年至2018年期间,全国备案影片中,科幻片仅有286部,硬科幻类型少之又少,其中只有《流浪地球》突出重围成为了国产科幻片的代表作。

“剧本多次都是推倒重来,相较于小说,剧本改编力度很大,最终借用了‘外星人’的概念以及科幻小说的壳,形成一个荒诞的喜剧,符合春节档该有的色彩。”董平认为,喜剧已是贺岁档最重要的类型片,是冯小刚标识的贺岁档已有的标签,也是最容易取得成功的类型片。

《749局》

如今的《流浪地球》风光无限,殊不知经历过九死一生的绝境。资金短缺、经验缺乏、人才匮乏、技术能力不够等多座大山阻碍了影片前行的道路。可现实越是残酷,主创们必胜的意志就越坚定。

2015年,《疯狂的外星人》备案。同年,中影集团买下刘慈欣三部小说《流浪地球》《微纪元》《超新星纪元》的版权,他们先联系卡梅隆等导演无果,便联系了做着科幻电影梦的郭帆。在三部小说中,郭帆选择了《流浪地球》。

虽然科幻片与科幻剧的类别不同,但还是可以寻找到两者的通关密码。

“硬壳科幻片”的定位决定了《流浪地球》的畅想也是需要巨资打造的,而北京文化之所以一直拥有主控权,一方面是为中国科幻电影博一把,一方面是不允许自己输。

图片 16

把控风险方式就是尽量避免“喜剧”以外的类型片,并想办法让喜剧有“创意”。从这一点上,《疯狂的外星人》有着足够的笑点、戏剧性冲突很强的故事,再加上黄渤、沈腾的精彩演绎,该片基本就成功了一半。

有评论说,《流浪地球》如果没有大年初二的宣发助力“口碑之战”,《疯狂的外星人》也许还能在票房冠军的位置上多待些日子。不过,《疯狂的外星人》的票房冠军位置依然稍纵即逝。

为尽量还原漫画感,剧中很多具有酷炫科幻感的场景都是剧组用真金白银实景搭建的,耗资数百万。在近一万平米的场地置景,花了四五个月。后期的特效制作又耗去整整一年。

本是科幻迷的郭帆惊叹于好莱坞工业化的制片流程,暗下决心,一定要拍一部属于中国人的科幻片。

通常来说,电影是在一个固定时间、封闭的空间观看,剧集则只要有台移动设备就能随时随地播放。开放、碎片化的传播方式,加上互联网构建的虚拟舆论环境极大激发了网友的表达欲,实时交流的弹幕提高了剧集观赏趣味性和互动性,成为附着于科幻剧之上的一大特色。

“作为我们的签约导演,宁浩几年打磨一个作品,我们给予他空间,也相信他。”说这话,董平是有底气的。

与大银幕科幻片的硬核属性不同,小荧屏呈现的是“科幻 ”的多元裂变,而且软硬兼施。兴许是与电影承担着文化输出的重任不同,科幻剧更像一场小众狂欢。科幻托底,爱情、青春、校园、悬疑等多元素构成排列组合的多维变量,序列和占比的偏倚,都会酿出不同的果实。

而电影工业的建立与科幻片类型电影发展不无关系,好莱坞也是如此。纵观全球票房最高的20位排名中,科幻电影几乎占据了三分之一,而特效的运用几乎大半电影都有。

此外,黑科技运用的多寡、硬件介入程度的深浅,都直接关系到科幻题材影视剧的播出效果。

孙小杭2014年担任宁浩电影《心花路放》的编剧,而作为小说作者,刘慈欣本身就是带有空间感的科幻体质。从创作角度,两位编剧的视角互为补充。

在日益垂直细分的科幻剧里,既有被钉上耻辱柱的烂剧,也不乏创新出彩之作。何况,相较易操作的软科幻剧扑街的较大基本面,敢于挑战硬科幻的剧,不仅勇气可嘉,而且也已经有了值得肯定的成功案例。

回溯两部电影上映后的历程,也堪称戏剧化。

科幻题材,之于影视创作,如细流汇入江海,在光影长河的上下游流传,最终抵达的,是无垠的人间沧海。

2017年,当《流浪地球》所有主创人员勒紧裤腰带熬夜加班,又面临资金第一次断裂时,《疯狂的外星人》开机了。

科幻电影,究其本质,是普通人在面对未知一切的生存手册。主创们以澎湃灵感和艺术激情为驱使,倾尽毕生所长于一役,最终迸发出花火四溅的灵魂召唤与人生投射。光影,便是记录广袤星海和人世百态的载体。

只是宁浩的这种难,在郭帆眼里,都是一种“奢侈”。

这部以“小破球”自居的影片,在20日零点,票房突破40亿,不仅早已反超定格在36.48亿的《红海行动》,跻身中国影史内地票房排行榜亚军,更是向50亿总票房发起进攻。

欢喜传媒当时的体量,还是能够支撑起带有科幻色彩的影视项目。

图片 17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疯狂的外星人》,拥有目前国内票房号召力最强的两大喜剧明星黄渤、沈腾,又有宁浩的“疯狂”系列品牌影响力、科幻作家刘慈欣的书迷,以及不差钱的欢喜传媒。从预售、排片和口碑上,该片占有绝对优势,预售最先过亿,口碑一度高达8.7分,排片率也曾是第一。大年初一初二头两天,投资人一睁眼一闭眼之间,票房转眼就冲到八九亿元,用欢喜传媒董事长董平的话说,“信心很足,平静如水”。

除却为人所津津乐道的、占总镜头量超90%的2000多个视效镜头,《流浪地球》把圈层观影演变为全民社会事件的最为成功之处,在于以宏观宇宙观为基石,精准打出了几张情感牌。

“较劲的说法太夸张了。其实,《疯狂的赛车》后,宁浩也一直想做系列之三,希望找到好的IP。他与刘慈欣又是好友,大刘的一些作品自然成为了宁浩的首选。”对于网友的肆意揣测,董平觉得也能理解。

立着对标好莱坞科幻片的flag,第一个吃螃蟹的《流浪地球》,从概念设计到服装、道具、化妆、场景、后期特效等全都要摸着石头过河。四年筹备,三千多张概念设计图,八千多张分镜头画稿,一万多件道具制作,两千多个特效镜头……七千多人组成的庞大团队众志成城,为了这场未知输赢的战役,奋力一搏。最终,付出的所有心血换来了最好的回报。

网友们构想的科幻后传也许明年才能见分晓,两部影片的渊源还得从前传说起。

图片 18

此时,宁浩与郭帆面临的难题都是剧本。

此时诞生的《流浪地球》无疑满足了中国科幻迷们压抑已久的心愿,他们自然会举起这个国产科幻片的新标杆,卖力呐喊。

刘慈欣的作品,宁浩都读过,短篇小说《乡村教师》给了他灵感,他希望这个作品跟荒诞喜剧有一个结合,也就有了《疯狂的外星人》最初的创作想法。

但是自带男性基因的科幻题材如何才能打破性别壁垒、实现出圈?这也是当科幻与爱情、甜宠、青春等元素嫁接、逐渐失灵后,创作者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图片 19

正在芒果TV热播的《我的奇妙男友2》就是一部讲述基因突变人与人类在日常生活中历经磨难、日久生情的爱情科幻剧。上线6天,累计播放量破5亿。然而与高流量倒挂的却是至今豆瓣仍未开分的迷之口碑。另一部同期播出、围绕平行空间互换身份的双男主与迷妹之间的故事的都市爱情科幻剧《彗星来的那一夜》,上线7天,播放量不到7000万,豆瓣未开分,流量与口碑双双扑街。

经过多年预谋,大使成为S星球的统治者,他拒绝通过基因融合与地球建交,正式发起毁灭地球的战争。而地球却因为太阳急速衰老膨胀,为避免被吞没,踏上了流浪之旅。

国漫改编真人的科幻悬疑剧《端脑》,在由两个平行世界构成的宇宙间,开启了一段虚拟游戏闯关升级的时空之旅,套用了密室解谜、团战、虚拟世界科幻战等经典科幻故事模板。该剧将科幻烧脑的故事内核嵌入青春化的外壳,节奏张弛有度。忠于原著、尊重观众智商、制作创新,是《端脑》拿下豆瓣7.6高分的法宝。

简单来说,这样的做法让制片方稳赚不赔,上映前就将票房压力转移给了发行方。发行方虽然承担了压力,但也有机会享受到额外票房收益。

图片 20

王宝强公司28亿天价保底受质疑

本月初公映的两部科幻片《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都创下了票房与口碑齐飞的佳绩。两者皆根植于刘慈欣所著的科幻小说。一悲一喜,天壤之别的调性注定了两部影片叙事手法和故事结构、铺陈节奏的迥异,甚至营造出某种内与外的方向对立。

因为特效,该片的投资体量也在几亿元,这让宁浩坦言压力不小。

2

2015年,欢喜传媒由董平、宁浩、徐峥等人联合创办,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与别的影视传媒公司略有不同,欢喜传媒的股权结构是将股东导演与公司的长远利益紧密结合,与多位导演合作,如宁浩、徐峥、陈可辛、王家卫、顾长卫、张一白、张艺谋等。

图片 21

《流浪地球》的“硬壳科幻”与“大国风范”几乎成为全民争议焦点,直到大年初八,关于《疯狂的外星人》的特效制作等报道,才零星出现几篇。

影片《流浪地球》和网剧《端脑》的成功,便是科幻题材中国本土化的最佳印证。同时,国外一些优秀科幻片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些创作新思路。比如,好莱坞影片《降临》虽为外星人题材,但以语言学的独特视角切入,用符号学、语言学等高深学科丰富了影片内涵,成为爆米花爽片中的清流。

当时,宁浩也准备拍科幻片。有文章这样描写两位导演的较劲:有一次,好莱坞制片人问他们,想拍多大投资的电影?宁浩转过头看向郭帆,后者试探着说,“五千万?”宁浩笑着说,“我一个亿。”

1

当太阳如剑一般洒下最后一缕金色阳光,回到S星球的大使终于酒醒了。他想起地球人黄渤、沈腾二人“偷天换日”戏弄自己的过程,尊严之火开始燃烧,内心怒吼着:“肮脏的人类与地球必须消亡。”

4

刘慈欣的《乡村教师》,讲述作者对广大教师的敬佩之心,以及对教育事业的思考与诠释,相较于刘慈欣其他的作品,《乡村教师》并没有那么硬科幻,只将重点放在营造离奇意境上。

科幻剧《端脑》的好评如潮,是主创用精雕细琢的手艺打磨精品的再次胜利。剧本创作上,舍弃原著暗黑向的部分,把更多笔墨放在人设和细节的丰盈。拍摄制作上,把大部分经费花在了场景和特效。

图片 22

其实,自1980年上海电影制片厂出品了我国首部科幻电影《珊瑚岛上的死光》、掀起新类型电影的探索浪潮,之后的近四十年,国产科幻片历经沉浮与停摆。诸多因素叠加下,中国科幻迷们只能在好莱坞爆米花科幻片里满足爽感。与此同时,他们一直在等,等着一部可以让中国人在世界扬眉吐气的硬核科幻片。

图片 23

不得不承认,国内目前的影视工业体系还不足以完美消化硬科幻题材。预算、时间、文化、管理,是横亘在影视从业者们理想与现实之间的鸿沟。唯有怀揣一颗敬畏之心,才能跨越通往成功的一道道槛。

在躲过与木星相撞的劫难后,面对与S星球的决战,吴京、黄渤、沈腾的后代们在这场战争中会成为主角吗?

图片 24

所谓“保底发行”就是发行方和制片方在合约中定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票房数字,即使影片上映后票房没有达到这个数字,发行方也要按这个数字分账给制片方,如果实际票房高于保底数字,发行方就会分到更多金额。

其实,这条创作规律同样适用于剧集领域。无论电影还是剧,精准把握科幻题材的精髓才是关键。当然,这句话不能套用在打着科幻幌子的爱情剧上。

这次游学,也是两位导演的第一次交集。

图片 25

“要玩就玩最难的。”《疯狂的外星人》主创团队很明确。

纵观已经播出的科幻剧,几乎都为网剧。原因在于这种题材更符合网生代的审美口味,以及相对宽松的网络环境给了科幻剧天马行空的发挥空间。

为了将外星人的傲慢、惊恐、愤怒以及和蔼的表情与情绪演绎得活灵活现,让宇宙空间感更真实,宁浩邀请到曾与罗伯·科恩、伍迪·艾伦等好莱坞导演合作的国际著名视觉特效总监JoelHynek,以及TAUFILMS(《少年派的奇幻漂流》)、TIP-PETT工作室、BUF(《银翼杀手2049》)及OBLIQUEFX四家特效公司联合打造影片的视效制作,同时运用了顶级“动作捕捉”技术,为影片制作出939个特效镜头。

作者|申敏

截至2月13日19:30,《流浪地球》票房累计27.92亿元,《疯狂的外星人》16.91亿元,两部影片相差近10亿。

图片 26

更为残酷的是,受票房影响,《流浪地球》主要出品方北京文化在节后上班第一天,开盘即涨停,《疯狂的外星人》出品方之一、发行方光线传媒股价则下跌。

对父辈传统精英主义价值观的解构,刘启等子辈一代用前瞻性的思维体系重新建构了宇宙观,进而在新旧交替进程中实现“与时俱进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的主旨升华。

彼时,《流浪地球》的主控方北京文化的员工多在加班,为大年初三的口碑之战做最重要的备案。毕竟,打着“硬壳科幻片”的《流浪地球》,除了刘慈欣与吴京具有影响力外,预售与排片并不占优势,分别位列第六与第四,最大优势就是口碑,排名第二。

内容过硬、口碑发酵,长尾效应持续的同时,该片正以顽强的生命力在海外扬帆远航。17日晚间,《流浪地球》官博宣布——北美上映11天,揽获382万美元票房,成为近五年来中国电影在北美票房的最高纪录。

影片上映前几个月,关于科幻与特效,《疯狂的外星人》有过一些宣传,但并不是重点,毕竟,黄渤与沈腾的明星效应更具有传播效应。到了年终再注重这方面的宣传,显然已晚,冠军之势也已褪去。

中国科幻元年的呼声愈发高涨,电影圈一派星火燎原。反观剧圈,被冠以科幻头衔的剧集,呈现的却是冰火两重天——五毛特效的冰点与创新可嘉的沸点并存。同为科幻题材,为何电影和剧的差别就那么大?有没有让两者融合的方法?

“电影本就是高风险的产品,为一部电影的票房担保,相当于给赌博的人在做担保,风险加倍,这需要业内经验丰富的公司去运作。”电影人王璐认为,为《美人鱼》、《西游降魔篇》等影片做保底发行的还有华谊兄弟、博纳影业、中影等公司的身影,一些急于求成的公司即便有意保底,也会与业内专业公司合作。

科幻题材的通关密码

“这些公司的工作从2017年11月开始一直持续到后期,纯后期镜头制作就长达一年。”董平感慨,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也学习了许多。

日前,刘慈欣在与卡梅隆的对话中,说到“中国未来科幻电影的发展方向,我认为正确的方向是多种风格的,有很传统的很硬的科幻,也会有我们说的很文学的或者是大众化的科幻,这才是一条正确的道路。”

郭帆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流浪地球》置景展开面积10万平方米,相当于15个足球场。单道具,他们做了1万件;《流浪地球》后期的特效制作,就有3000多人参与其中,整个制作过程有7000多人参与。

可见,这些本质谈情说爱的所谓科幻剧,基本采取的都是软科幻路数。牺牲了科幻的真正内涵,将其变异为故事的背景板、强行推动情节的加速器,亦或让男女主摩擦出粉红泡泡的催化剂。而主角一言不合就开挂,略显中二的画风配上悬浮爱情,倒也算投女性所好。可这场圈地自high,容易让剧集口碑因被扣上低龄无脑的帽子所拖累。另外,劣质的五毛特效也是科幻剧被吐槽的重灾区。

试想,没有触底反弹的决心和精益求精的匠心,怎能见到风雨后的彩虹?

如果说《流浪星球》将视角锁定在浩瀚宇宙、人渺小如蜉蝣,但为了生存不惧与外界抗争的硬气与魄力,是人类主动将希望之光的触角向外延伸;那么《疯狂的外星人》则让来自另一星球的物种落入地球的“笼子”,与人类展开一场啼笑皆非的跨物种对决,是对底层小人物和西方神秘组织善恶人性的向内深挖。

1997年,华纳出品、提名次年金球奖和奥斯卡金像奖的科幻悬疑片《超时空接触》里有这样一段台词——人类这个物种很有意思,有美丽的幻想,也有恐怖的噩梦,感到迷茫、感到隔绝、感到孤独,在无尽的探索中,忍受着空虚,有那么多问题需要解释,却只能相互依靠。亿万年以来,事情就是这样。人类需要慢慢来,迈出第一步。

提炼具有本土文化特征的元素,把民族精神、家国人文情怀与科幻的普世性相融合;又或者结合中国国情进行创新,以普通人的视角切入、用前瞻话题照拂人性。正如著名编剧、影评人张小北所言,中国社会最近10年发生的剧烈变化,给科幻作者带来了很大的创作空间,利用这些体验去创作,正是科幻作品本土化的契机。

本文由影视影评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错失票房冠军,中国科幻影视沃土缺失了近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