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翔级社影评,进入乌托邦

- 编辑:葡萄游戏厅下载 -

翔级社影评,进入乌托邦

Into the wild—逃避现实,进入乌托邦。

                                               A
        随着影片叙事的一步步展开,Chris刚开始留给我的天真倔强,刚愎自用逐渐消退,当影片最后,Chris在濒死幻想里和父母相拥而泣的时候,所有的谜团也全都解开。
     一个Emory University这样全美一流大学的毕业生,或许很多都会像Chris父母在片头所期待的那样,要么前往哈佛之类的顶级名校继续深造,要么投身职场,成为行业里的精英。这种观念也是深入Chris骨髓的,当他流浪到凤凰城(纯属推测,因为从墨西哥乘逃票车到的那个城市没有字幕提示),目睹城市里贫民区的凋敝和零落与商业街市中精英们的奢华和虚伪的强烈对比的时候,恍惚间就将自己也想象成精英中的一员。很显然,Chris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的,因此毫不犹豫地踏上了逃避一切社会关系的阿拉斯加之行。
     生长在太多压力和伤害下的Chris注定了无法不愤世嫉俗,不管是他在学校所学的课程,毕业仪式上的出格举动,一路上对质疑声音的驳斥,都无不显示着他对于父母自私虚伪的失望和人类社会的黑暗腐化的攻讦。
     实质上,和Chris生活境遇相似的孩子不在少数,可他们为什么就默默的接受了这一切,一声不吭的按着父母、社会为他们设计的轨道滑行着,甚至还在浑浑噩噩中自得其乐。而唯有像Chris这样的少数大声地说出no,决绝的与这一切对抗者。是因为他们没有教养,抑或痴傻无知?很显然,他们中的很多人正是我们眼中的佼佼者;还是因为他们读了太多书迂腐了,不解人情世故?但他们恰恰是对这些人情世故了如指掌后,才会如此厌弃。
     我们可以注意这样一个细节,影片始终穿插着主人公和他的妹妹大段大段的背景音独白,Chris在阿拉斯加的很多感受都以字幕的形式不断出现。这些从电影表现手法上不算高明的手法,恰恰符合了主人公的心路历程——步步紧逼的自我结构和自我对话。正是因为这种近乎自虐的自我剖析,使得Chris不断的能够从父母的叮嘱和亲友的期待中寻找自己内心的声音,从世俗物质的诱惑和社会制度的匡束下挖掘到属于自己的需求。
    至此,对Chris近乎偏执的倔强也寻求到了理解的途径,对于这个生长于富足却不幸福的家庭的孩子,甚至都难吝对他的同情。
                             B
       对于自由意志和决定论的讨论,我们中的大多数在这样一个点上达成了共识,即无论如何我们生命中的某些部分是被决定了的,这并不妨碍我们在其他领域获得自由,但却陷入到另一场争论中,我们哪些部分是注定的,哪些部分我们还拥有自由,对于自由的追求我们可以做多少。Chris是相信他能够把握自己的人生的,尽管要面对父母自私和虚伪给自己带来的伤害,人际间的空虚和乏力对自己的消磨,他还是毅然的相信这,对于他十分厌恶的社会,他是随时可以将之抛弃的。因此,当他拥抱大自然的时候,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自由。
     开始时候在magic bus里怡然自得的生活的Chris,充盈着的还是一股桀骜和轻狂,毕竟这个时候的他似乎还能够运筹帷幄。慢慢的,但他逐渐不是对荒野生活应付自如,并逐渐脱离自己掌控的轨道,及至最后因此丧命的时候,Chris的思考也才逐渐摆脱对父母和社会的愤懑,开始理解他在流浪途中的那些好心人的提醒,最终原谅了父母。
    人的自由从何而来,是回归自然么?很显然,在我们饱览自然风光,听闻隐士轶闻的时候,或多或少的都有这种想法。我们本是从自然中来,是人类编制了文明从而作茧自缚,逃离社会也就成了获得自由的方法中重要的一项。可当我看到和这部影片中主人公遭遇很想的一个故事时,不得不对这种想法进行反思。Tim Treadwell,一个思想和行为都比较极端的动物保护主义者,除了到各处为动物权利奔走呼号外,每年都会前往阿拉斯加与灰熊生存一段时间,几次相安无事的和熊共处经历让他以为自己已经与熊成为朋友,可当他最后一次前往阿拉斯加的时候,自己和女友却葬身熊腹。或许这才是自然最本真的面目,同时也让我恍然间明白,人类创造了文明组成了社会,不正是寻求自由么;不正是不堪自然界的束缚和压迫,集群成社,改造自然来适应自己的生存需求么;不正是通过共同的交流与分享,爱与被爱来一起面对自然的凌烈么?
    不可否认,人类文明和社会给人类带来了不少的痛苦和束缚,但他们却更大程度的将我们从自然的束缚中解脱出来。人类对于自由追求的脚步是不会停滞,无论我们在社会中遭遇到如何的痛苦和束缚,在社会中解决不啻为一条理想的道路.

Chris在报废的公交车上终结一生的故事,在他生命终结的那一刻,是一种悲悯死亡之外的感触与激动,他固执偏激的去冒险去旅行,把生命结束在自己的理想地上,跌跌撞撞的,履行了生命对于自己的意义与归宿。这样的过程与结局,对家人,对社会,是自私的、无情的,而对自己,是无悔的。有些结局和结果,明明是理性与智慧所能明了的,却偏偏要以不菲代价的付出来换取。眼前一个唾手可得的幸福,却一定要在顽固坚持之后,在生命终结之时才能痛彻心扉。似乎这就是人乃至整个社会的一个宿命,我们在这个宿命中,有的充满意志与目标的人努力着,绕着弯子,在满是荆棘的道路上去寻觅那个在自己心目中神圣之地。其神圣之处,在追求的过程中哪怕痛苦与挫折,在他们眼中是无谓是坦荡,最终的获得极致简约平凡,也是毕生的瑰宝。

翔级社放映町在2017年4月放映了此电影
本文是 翔级社-独孤冥 为电影《荒野生存》所作影评
图文最早发表于公众号[翔级社]
包含大量剧透,慎重阅读

这是一个构建、寻找、进入理想世界的故事。

太多的过程与信念被我们看做是愚蠢,颇费周折绕有一个圈子去求证一个早已显而易见结果,自己依然幸福万分,为此,粉身碎骨在所不辞。太多嘲笑愚蠢的人又往往是浑浑噩噩虚度光阴的人,或许,真正的愚蠢正是自以为是。

翔评价(满分5分):
剧情:作为优秀的演员,西恩潘的导演还需要打磨。影片题材胜在真实事件。但整体叙事略显零。3.8
表演:埃米尔·赫斯基较好的完成了角色。4
光影:虽然题材和成本限制不能用太大发挥,但是镜头依然让人觉得有潜力可挖。3.5
音乐:音乐绝对是本片一大亮点,典型的乡村民谣又配以点题的歌词。65届金球奖最佳原创歌曲就是证明。4.5
总评:4

冲上台子,驾驶着自己的二手车,拖着小艇滑过水面,向路人伸手搭车……一路向北、向北,一个大写的N,刻在皮带的末端,也刻在他旅途的终点。

《荒野生存》中自我找寻于自然的万象,坚信在那里可以在人与人的关系之外找到快乐,找到自由,找到幸福。Chris把梦想投递在了遥远北方的阿拉斯加。一路向北,旅途的片断冥冥之中引导着旅行的意义,在去往阿拉斯加的旅途中一段段温馨相伴填补旅途上的坎坷,抚平家庭的创伤。阿拉斯加的无垠荒野,也难免退化成了一个记号,当真正在那里收获时,收获却来自于寻找的途中。

翔解析:
    1990年5月12日,一个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在和父母大吵一架后离家出走。1992年9月6日,几名猎人在阿拉斯加荒野中一辆废弃的公交车内发现了这个年轻人的尸体,已死亡两周。
    这个年轻人名叫Christopher Johnson McCandless,1968年2月12日出生于美国东海岸富裕家庭,毕业于埃默里大学,考上了哈佛法学院。
    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怎么会放弃自己的家庭和前程,跑到阿拉斯加的荒野之中,最后被自然吞没?

毫无疑问,Chris是一个美好的人,一路上他遇到了友情、爱情、亲情,一切糟糕的人类社会里温情的纯真的部分。他一定有过犹豫——电影里他在阿拉斯加孤独的生存里,穿插的是他旅途的故事,或许,这也是他的回忆,当他一个人置身于荒野中,置身于最原始的丛林法则中,他无法克制地想念的是人类之间的感情:暴力、残忍、拒绝、温柔、等待、坚持……

阿拉斯加的这场华丽冒险,来自于家庭的不幸,而它的终点则又是在亲人中寻找到归宿。他的初衷,是逃避,是寻找虚无缥缈的境界,他的行动洋溢着激情执着,这次冒险,他是勇敢的,令人敬仰的。终了时的领悟有悖初衷,有悖理想,而这恰恰就是真实,来得那么朴素直白。

    高中毕业后,Chris开车横跨全国,在此过程中他发现了富裕的家庭并不光彩:母亲是父亲的情妇,Chris和妹妹成为了“私生子”。突然倒转的人生使得Chris觉得每天都生活在谎言之中,他对自己的身份产生巨大的认同危机。他憎恨病态的社会也憎恨伪君子的父母。
    Chris也是一个孤独的人。他用近乎严苛的道德标准来要求自己和身边的一切,只有在托尔斯泰、杰克·伦敦、梭罗的书中他才能找到慰藉。而这三大作家都有一个共同点,竭尽一生都在脱离世俗。
    信仰极端的自然主义是Chris出走的内因,而家庭的变故所造成的其对社会和父母的巨大排斥,是出走的外因。就像他妹妹所说“Chris的出走是不可避免的。”

我无法不赞叹自然。当他和马匹一起轻松地绕圈奔跑,和鹿群深深地对望,远处雪上竟然是青黛一样朦胧的雾色。多么美丽啊,这哪是钢筋水泥的城市可以编织的梦。Chris在路上,不断地用幻想为自己构筑出一个理想世界、一个乌托邦;他所有的信息,来自于几本书,他一路上捧着看的、赞叹的,不是什么《识别植物》,超浪人不是去生存的——他看的是杰克伦敦、梭罗,超浪人是去寻找理想世界的。他的信念非常坚定,他也几乎做到了,凭借自己的一腔热血、莽撞,别人的帮助,他进入了自己的绝对世界。在那里,他找到了一辆“魔法巴士”,多么罗曼蒂克的情节啊,几乎是命运的旨意了。

HPPINESS IS ONLY REAL WHEN SHARED.

    不可避免的行为,注定了不可避免的悲剧。Chris的性格就是他的悲剧。
    首先,Chris是一个自私的人,他没有考虑出走会给自己的家庭带来怎样的影响,到最后连一个电话也没有打回去。在流浪中遇见的情侣指出Chris像一个被宠爱的孩子。
    其次,Chris是一个盲目的人,他出走的理由虽多,但驱使他的最大动力却是“逃避”。以至于,他在出走前虽有目标却没有计划。他愤世嫉俗地毁掉钱与证件,却又要靠打工挣取继续下去的资金;他痛恨贪婪,却又被利益迷惑,在明显准备不足的状态下去进行Big Game Hunt;他沉迷于读书,却又忽略书中的细节以至于最后中毒身亡。
葡萄游戏厅下载 ,    Chris还是一个软弱的人。他追求的是逃离社会,融入自然,却又一路依赖着人类的帮助。讽刺的是,连他在大自然中最后的庇护所也是人类社会的创造物——公交车。可以说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摆脱人类社会,这也注定了他无法在真正的荒野中长期生存下去。他既没有足够的生存能力,也没做好完全脱离社会的心里准备。
 
    Chris的内心像水晶一样十分脆弱需要好好呵护。脆弱对水晶来说是优点,但对人来说就是巨大的缺点。父母让Chris内心破碎,为了躲避伤痛他出入荒野。在流浪过程中,即使遇到亲情、爱情和友情,他也一一拒绝——脆弱得难以再把破碎的内心缝补黏上。例如,Chris在进入阿拉斯加前所遇到了一个老者,另一个逃离世俗的人。老人给予了Chris亲情。这是对Chris的最后一次救赎——Chris认为自己一直缺少的亲情的救赎,一个逃离世俗的人向另一个逃离世俗的人抛出的救生圈。可Chris依旧拒绝了,他因亲情而逃离,却没能再度回到亲情的怀抱。
 
    也许有人会赞叹Chris的勇气,观影之初我也这么赞叹。独自一人流浪万里,深入荒野,拥抱自然,勇莫大焉。但细细思量之后,一个连现实生活的坎坷磨难都无法面对的人真的配得上勇气这个词么?

影片推进到此刻,他已然迷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但自然不是人类社会,它对于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闯入者,只会毫无感情地绞死。

在幻灭中投入父母怀抱那一刻,才是真正属于他的阿拉斯加。

    Chris的问题不在于他的玻璃心。玻璃心本身也并没有错。培养出越来越多的玻璃心是一种进步,证明了社会的正在变得越来越细腻。本片甚至可以说是对Chris玻璃心的致敬。
    Chris的问题在于他拒绝。他拒绝与人分享他的快乐,也拒绝与人分享他的悲伤。他拒绝与人分享他的玻璃心,哪怕是他最亲近的妹妹。他拒绝接受父母养育的恩情,也拒绝给予父母悔过的机会。他拒绝社会的规则、帮助、磨难,也拒绝融入这个社会。他拒绝亲情、友情、爱情。他拒绝救赎。他拒绝爱。与其说他是一个反抗者,不如说他是一个拒绝者。
    
    在Chris弥留之际,所有在路上向他敞开过怀抱的人在他眼前闪回。这些和他分享过热狗,帐篷,财富,知识,衣帽等等等等的人,这些被他最终拒绝的人,都得到了幸福。

看到结尾的那一刻,我无法不想到自己。我正在构建自己的乌托邦,我在网上看到了片面的东西,我就去做一些微不足道的了解,然后告诉自己,我真正的生活在彼端,此端的义务尽后,我的人生就将是完全属于自己的了。我真的是这样想的。哪怕在影片过程中,我怀着“朝圣”一样的心情看Chris的经历,他那么聪明、酷、坚定、帅,他遇到的人,都是美好的流浪者,他进入了阿拉斯加。

这场代价惨重的冒险是值得称道的。现实中,当理所应当的逻辑自己熟视无睹时,那些自己的美好远景又没有付诸行动,这样的一生只有混沌。Chris却做到了,他的青春燃烧在了自己的信念中,无悔的燃烧换来了幸福的完整定义。

    正如影片中Chris临终前的感悟:“只有分享才能带来真正的幸福”。

但是直到结束,我看到他的暴怒,无力,每一天在皮带上刻上新的孔,一条无法渡过的河流——我才发现,逃避。

“主动的追求,责任抛在脑后”。这是只有年轻才具备的资格,切莫让它在逆来顺受的习惯中化为灰烬。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翔级社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逃避。我其实不太想说Chris的逃避,我想谈谈自己。逃避,是一个太有力的、残忍而又深刻的概括了。逃避责任,不满于家庭,却又吸食着父母,要离开城市,飘无定所;逃避现实,说着社会不公、黑暗,只有转发和遗忘,外面的月亮虽然残缺但朦胧动人。有太多没有认真思考,太多惴惴不安,太多年轻气盛变成了逃避,杀时间,每天重复昨天,自己感动自己。

太多吐槽了。但是,如果意识到了的话,就要去改变啊。乌托邦,乌托邦,我要让你走进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长满毛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娱乐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翔级社影评,进入乌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