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天才数学家,爱是理性的终点

- 编辑:葡萄游戏厅下载 -

与天才数学家,爱是理性的终点

      想想看,如果你发现,那些人、事以及最让你珍惜的时刻,并没有消失,也没有死去,却是更糟的,他们都不是真的,你想那会多可怕。
      如果这一切,你知道那是黄粱一场梦,或悲或喜都不过是梦境,或许你可以去洗个澡,从容的面对新的一天;可是如果你迷失在真实和虚幻之中,你不知道面前朝夕相处的人只不过是你的虚构,你以为你存在的真实生活只不过是幻想,这该是一种多大的悲哀。
     影片开始是以纳什的视角带入的。我们认为我们的主角纳什,他有天赐的好头脑,没有受什么资助却可以读普林斯顿数学系还拿到最高奖学金;我们认为他极度缺乏与人交往的技巧,不会交友,不会泡女孩,承受不了失败;我们认为这也许是一个智商极高情商为负的怪才。所幸,他有一个性格开放的浪子室友,可以时常帮助他疏导一下情绪,所幸,他还有他的好头脑,可以在工作上有出色的表现。他的撼动亚当斯密的博弈论,成功的把他带进了麻省理工的MIT办公室,也奠定他在现代经济学上的地位。一切都出其不意的顺利,只是我们的纳什,还是木讷的样子。
     很快,几年后的纳什成长的非常迅速,他被邀请进入美国军事部门帮忙破解军事密码。他变得更加帅气、更有自信,我们不禁为他感到自豪。威廉帕切领导着他的工作,给他任务让他从报刊中破译密码。但是他还是对于人际交往相当生疏,不愿意面对那群他自认为智商相当普通的学生。还好,有个聪慧美丽的Alicia,把一个全新的世界带给纳什,并且也许就是这个世界拯救了纳什的后半生。
       还记得,那个夜晚他抱着她,对着星空画上一个又一个形状;
      还记得,他记得她的无意的一句话,用水晶为她带来了上帝的色彩;
      还记得那段关于宇宙与爱情的类比,有些事情的确无法证实,但是你就是坚定的相信。
      故事陡转急下,在他还沉迷在自己世界里的时候,他被诊断出患了精神分裂症。到这里,作为观众的我完全不能相信这突然的变化,我以为是政府的什么阴谋,或者是苏联的把戏。直到Alicia把那些没有拆封的机密信件摆在纳什面前,我才呆住。连观众都受不了这巨大的心理落差,更何况是这一切幻想的来源者。让一个生活在自己幻想中的人承认自己的朋友、工作都是幻想,让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认识到何谓真假是如何困难。
      治疗与服药的煎熬,病情的反复,将纳什不停的煎熬。而他的妻子,也在这煎熬中坚守着。她与苏的对话还历历在目,她想象他还是白马王子那样的深爱着自己,而自己也是那样一个深爱他的人,一切都不曾改变,尽管只是偶尔,但也足够。于是,Alicia没有离开他,仍然守候着他,尽管历尽苦辛。
      当一次病情的巨大反复后,纳什意识到了自己的幻想是假的,他要求Alicia离开他,Alicia走后,他摩挲着当初Alicia送他的手帕,满眼伤感。但是,Alicia回到了他的面前,她告诉他,what is real。当一切的起因源于纳什那奇怪的大脑,没关系,还有一个地方可以解决问题,那就是心,还有一剂药可以治疗他,那就是情。受到那坚贞不渝的爱情和忠诚的感动,纳什最终决定与这场被认为是只能好转、无法治愈的疾病作斗争。
      日后,纳什还是行走在普林斯顿,每天伴着他的还是他的幻想,但他学会习惯性的忽略他们。他日复一日的呆在他最熟悉的图书馆,在玻璃上演算他的难题。有人嘲笑他,有人躲避他,他也学会习惯性的忽略,只是径直走过去。对于一个饱受着自己的精神煎熬的人,哪里还会受到什么外人嘲笑的打扰。但是很奇妙,如影随形的三个人再不与他说什么,帕切只是看着他,微笑着。
      时光飞逝,他也会变得白发苍苍。
      终于,有一天,他敢于回忆起自己输掉围棋的当年,并愿意与老同学再下一盘;有一天,他在图书馆像一个平常的教授一样和学生们探讨问题;有一天,他走进课堂,给学生们授课受到学生的尊重。
      有一天,一个陌生人找到他,通知他获得了诺贝尔奖。当他仍在为自己的精神分裂而极度纠结时,在那个茶厅,会员们为他奉上了象征着尊重与认同的钢笔,给了纳什最大的肯定与鼓舞。
      所以,这个终身饱受着精神病困扰的天才站上了诺贝尔的领奖台,他在苦难中早已从当年的木讷与负情商中走出,他懂得了真爱的价值,他把自己的成功归结于身后支持自己的妻子,他坚信着他至今还是无法证明的神秘的爱情方程式,他拥有了一颗美丽的心灵。他捧着当年Alicia送给他并说会带给他好运的手帕,深情的闻着,已然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两人对视着,眼神除了年轻时分那种柔情蜜意,更多了历尽苦辛仍然相伴的坚定与信赖。
       画面的最后,两人相拥着出门,纳什还是能看到那些跟随了他一辈子的幻想,但是,他也说了,nothing at all。是的,那些阴影还在又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nothing at all。还有什么,能比眼前这陪伴他一辈子的妻子更重要的呢。
        还有什么,能敌得过一颗美丽心灵的呢。
       人生难免有痛苦回忆如影随形,我们能不能勇敢的面对真实,能不能无视那些伴随着自己的痛苦呢,或者把这些苦难也当做生活的一部分?
       而当我们高呼着自己多么冷静又有智慧,果断而又坚定的做下一个个决定的时候,我们问过自己的内心吗?理智与情感的矛盾处处都在,谁有勇气真正面对自己的心灵呢?
       多问问自己的心吧,相信他的选择。

     普林斯顿的纳什年轻气盛,融入不了同学,大抵天才少年都有这样不被周围人理解也不理解周围人的过人之处,然而,故事的最终,并不是不世出的少年“谢谢你们当初看轻我”的完美打脸,却是他所讨厌的周遭成全了更好的他;年轻的数学家,反对重复,追求创新,殚精竭虑,上天赋予的敏锐直觉却成为精神上的牢笼,他所倚靠的才华而却又是他的致命伤,这是福还是祸?也许他一生更愿做一个平凡、普通的数学家;浪漫的爱情,奇怪的思维方式却终有芳心暗许,或许赞她独具慧心,却换来日复一日病态的夫妻关系,如果没有Alicia的美丽心灵,恐怕也不会有Great John Nash。 "You are the reason I am. You are all my reasons." 故事中的Alica担当的起这句话。

虽然Alicia在1961年跟纳什离婚,但是一直没有放弃他(她再也没有结婚)。她依靠自己作为电脑程序员的微薄收入和亲友的接济,在1970年后继续照料前夫和他们惟一的儿子。她坚持纳什应该留在普林斯顿,因为如果一个人行为古怪,在别的地方会被当作疯子,而在普林斯顿这个广纳天才的地方,人们会充满爱心地想,他可能是一个天才。 虽然能影片中没有太拘泥于这些细节,但是Alicia对他的关爱和支持却是一如既往和真切感人的,这也是为什么影片最后一段话让人非常感动的原因。

A Beatuful Mind --美丽心灵,即纳什传。影片简述了在1994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伟大天才数学家纳什跌宕起伏的一生.其在经济学的主要贡献是纳什均衡.
影片中深入浅出的谈到了纳什么均衡,就是在竞争中达到双赢,就得考虑到自身与整体的利益.举出了男友选择他们女友的问题.在纳什得出定律的过程中,研究了许多事物.让我觉得其实任务事情都有其运行的规律.找到了规律就会有完美的终结.
纳什提倡的原创理论,他认为书本上的假设会破坏人的创造力.
一般人只会从书中学习基础.而他拒绝书本.所以天才一生就是注定以疯子的形式存在,因为与普通人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他----虽然颇具才华.但在人群里显得木讷、神经质,缺乏交际能力,甚至到了自言自语的地步
在普林斯顿学习得那几年了。有一次追求金发美女时,直白的可爱,他认为性爱只是液体与液体之间的交流,而之前的交流只不过是柏拉图恋爱的前奏.结果美女给了他一把掌。
的确,人的好恶标准不同.在以后的日子里,纳什找了一生最重要的人----艾丽西娅。
婚后不久,纳什被发现得了精神分裂症.患者还处在现实与幻想得边缘。对于天才数学家,纳什是不幸的.
然而,有她--艾丽西娅,纳什是幸运的.纳什在后面谈到他的一切成就归因于他的妻子.是他成就的唯一因素
当纳什会伤害到艾丽西娅的,纳什叫妻子离开.艾丽西娅选择了留下。
握着纳什得手放在自己心灵的地方,将自己的手放在对方同样的位置.很坚定的说:I dont konw but i belive
妻子的不离不弃.纳什开始用美丽的心灵与伟大得头脑斗争.终其一生将幻想放在了心灵得最暗处
最后,用大脑获得了科学家的最高奖.心灵的力量战胜不治之症.
我想这就是美丽心灵的真正意义吧.
当诺贝尔组委员请纳什在普林斯顿的高级餐厅喝水时,会员都把自己的钢笔送给了纳什.场面却实感人.
就意味着肯定了纳什一生的成就.我热泪盈眶.为这位老人而感动.而鼓掌
其实,影片还通过一些细节增添了人物的厚度.比如,当纳什不知道那些是现实那些是幻想时,他发现小女孩的年龄一直都未变.这一突破点.病魔得缠绕与理性得比较

       我最爱的一幕,纳什在图书馆给学生第一次上课,幽默、稳重、自信,Alicia的眼中含泪,同事兴奋不已。事后,他对同事说,我觉得我可以开始教书了,我想做点贡献。这时候的纳什已经从年轻时那个非常自我、不可一世的天才变成了更加自信笃定的人。均衡论是他在普林斯顿读大学时就提出的,他一生最大的成就不出均衡论,之后几十年都是在克服精神分裂症带来的痛苦、折磨、受人质疑和嘲笑中度过,对他来说,克服精神分裂症并不比提出均衡论更容易,也并不比解开某个数学难题更容易。曾经被他瞧不起的同学在得知他后来的窘迫情况,依然给了他机会,“That’s what old friend do.”听到这句话后,纳什自嘲式的轻轻笑了一下,“你认为我们是老朋友?”他第一次重返普林斯顿就犯病了,老朋友冲出去紧紧抱住他,安慰他。纳什在普林斯顿重新立足,离不开这位他认为非常讨厌自己、而自己又非常瞧不上的老朋友。人又怎么能那么笃定身边的人就一定看不上自己呢?多半是自己太敏感而主动给周围的人赋予了攻击性。几十年前那场挑战式的围棋赛在几十年后泯然一笑。美丽心灵,也属于这位曾经互相嘲讽的老朋友。

很早就看过这部影片,记得还是上大学的时候。当时并不知道这部影片讲的是什么,但是我知道它是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得主。看着看着,我慢慢的被这位天才感染了,你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酸的感觉。而在最后纳什登上诺贝尔奖领奖台上讲话的那一幕,我的眼眶被击溃了。。。

     在高中、大学、研究生期间都看过一遍美丽心灵,这次重温,依然在几处常哭的情节处忍不住眼眶里的泪。

I've always believed in numbers and the equations and logics that lead to reason. But after a lifetime of such pursuits, I ask, "What truly is logic? Who decides reason?" My quest has taken me through the physical, the metaphysical, the delusional, and back. And I have made the most important discovery of my career, the most important discovery of my life: It is only in the mysterious equations of love that any logic or reasons can be found. I'm only here tonight because of you. You are the reason I am. You are all my reasons.

        爱是理性的终点。

特地从维基百科上看了一下Nash的介绍,摘选其中一些,可以让我们对Nash有更好的了解。

       “Maybe you try tomorrow”是纳什第一次重返普林斯顿后失态后懊恼万分时Alicia对他说的。这句话Alicia大概也对自己说了千千万万遍。他和Alicia第一次约会时Alicia送他的印花手绢他一直带在身边,当初的花手绢对风光无限的纳什来说只是锦上添花,而后来却成为他一生的陪伴。第一次断药后病症复发威胁到Alicia和儿子的生命,他手里久久攥着手绢,希望Alicia再给她一些时间,Alicia犹豫过后依然选择陪伴,看到Alica眼中的怜和爱不能自持,而后又是坚定和不放弃。诺贝尔颁奖礼发言后,他掏出手绢,眼含泪水,向Alicia示意。美丽心灵,属于伟大的Alicia Nash.

纳什认为他的幻想症思维跟他的不快乐以及努力让自己变得重要和得到认可有关,以及跟他典型的“如果我像常人一样思考,我就没有好的科学创新想法”的念头有关。他说道,如果我感觉到没有一丝压力,我不会是这个样子。纳什觉得精神分裂症和双相情感障碍这些词汇在分类上的没有多大的区别。纳什说道,一直到1964年,他没有听到人们说话的声音,后来,他就一直抵制人们的声音。纳什提到,他总是被迫送往医院,而并非他的本意;在医院待久了之后,他也只是暂时的放弃他的“像梦一般的幻想症假说”,表现出表面上的遵从和像正常人一样的行事,或者说经历“强制性的理智”。逐渐的,在他的内心里,他意识到那些“受幻想影响”的或者“以政治为导向”的想法不过是白费力气,从而将它们“智性”的摒弃了。然而直到1995年,他觉得尽管是在以一个科学家的方式理智的思考,但是仍然十分有限。

        约翰纳什一生与数字打交道,志在追求逻辑的极致,最终引他向光明的不是过人的直觉和推理,而是无私无畏的爱。

1959年,他被送往McLean医院接受治疗,并被诊断为偏执型精神分裂症。临床显示,在他身上充满了一些不真实的、幻想过度的或者不现实的偏执想法,经常伴随着一些看起来像是真的但实际并不存在的经历,特别是听觉的或是知觉上的干扰,缺乏对生活的热情以及轻微的抑郁。

      “It is only in the mysterious equations of love that any logical reasons can be found.”

1961年,纳什在新泽西州医院接受治疗。接下来的9年里,他的时间大多在精神病医院里。除了接受精神病药物治疗外,他也被实施了胰岛素休克疗法。

        这些善果,也是纳什自己之前种下的善因。虽然明显地比周围的人出色,他却从未刻意辱没任何一个不如他的人,他从一直追逐自我内心的世界逐渐变成融入周遭的、大家的Professor Nash。一个纯粹的人,执着的人,为了爱愿意打破自我、勇于坚持的人。美丽心灵,属于约翰纳什。

根据《美丽心灵》一书的作者Sylvia Nasa,纳什是在时间的自然流逝中逐渐恢复过来的。受其前妻Alicia鼓励,纳什去了一个精心安排的“社区”工作,在那里,人们对这种异常的古怪行为并不感到奇怪。Alicia说道,这只是让他生活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中。

     曾经认为这个故事,它讲得是不离不弃的伟大爱情,是纳什和精神分裂症,是伟人用精神战胜精神,没错,电影的灵魂于此。而现在,更觉得这个这个故事讲得是每一个普通的、善良的人的故事,这每一个人的美丽心灵成就了约翰·纳什,并不是获得诺贝尔奖的纳什才是伟大的约翰纳什,也并不是只有贴上均衡论标签的他才值得称为伟大,伟大之处在于他在重度精神分裂症下依然能赢得生活中的尊敬,找到自我。这个自我,并不是仅仅因为纳什战胜精神分裂症,更因为他参与到这个真实的世界中来,为这个世界作出价值。而这个过程和他的妻子和他周围的人息息相关。

关于精神分裂症:

影片的叙事风格我非常喜欢。它不是呆板沉闷的纪录片,也不是传奇色彩浓烈的英雄片。影片对于纳什的精神分裂症的的诠释和演绎是最为成功的,故事并没有一开始指出纳什患有精神分裂症,而是从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世界来展现他们所感知的世界及其所遭受的痛苦。而在这个过程当中,他的妻子Alicia在背后对他一贯的鼓励和支持则是这部影片最为感人的地方。Nash也在这个过程当中,逐渐摆脱了臆想中的Charles Herman和William Parcher的干扰。

尽管他遵医嘱接受治疗,但是他仅在有压力的时候是这样,纳什后来说道。1970年后,他再也没有去过医院接受药物治疗。根据纳什的说法,电影《美丽心灵》描述他在这期间接受新的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治疗是不准确的。他认为原因在于剧本作者(他的妈妈是一位精神病医师)担心这会鼓励精神失常的人停止接受药物治疗,而人们则怀疑这隐藏了一个关键问题,即治疗药物是否阻碍了精神病人从病情中恢复过来。纳什说道,这些药物被评价过高,一旦某人被认为患有精神病,这些药物的副作用就被忽视了。

出院后,他从麻省理工学院辞职,去了欧洲,在法国和东德寻求政治庇护。他试图卸去他的美国公民身份。在巴黎和日内瓦“有问题”的待过一阵后,他被法国警察拘捕。在美国政府的请求下他被遣送回国。

1951年,他结识一位名叫Eleanor Stier的护士,他跟这名护士生有一个孩子。纳什曾考虑过娶她,但后来还是决定离开她。同年,纳什去了麻省理工学院的数学系任教。在那里,他认识了一位物理专业的学生Alicia (1933年出生),并于1957年结婚。但后来两人在1963年离婚。纳什出院后一直住在Alicia的房子中。最终,两人于2001年复婚。

纳什逐渐表现出极端偏执的情形——他的妻子后来称,他的行为异常古怪——他开始经常提到两个人物Charles Herman和William Parche,并声称他们在威胁他。纳什认为所有系着红领带的男人都是危害他的共党间谍中的一分子。纳什曾写信给华盛顿大使馆,声称他们在建立政权。

纳什提到他所说的“精神干扰”是从1959年开始的,那时候他的妻子已经怀孕。它描述说,这是一个变化的过程——从一种以科学理智思考为特征的人,到以一种妄想症思考为特征的人,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或者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患者,伴随着看到自己作为一个信使或者在某方面有特殊能力的人,底下有支持者,也有反对者,以及隐匿的阴谋策划者,一丝被迫害的感觉,以及寻找神的昭示。

关于婚姻:

本文由娱乐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与天才数学家,爱是理性的终点